22.04.2013 -

贺比•汉考克(Herbie Hancock)

贺比•汉考克是享誉全球的美国钢琴家和作曲家。在他的提议下,“国际爵士乐日”得以创立。

是什么促使你提出创立“国际爵士乐日”的建议?

2011年7月,我荣幸地接受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亲善大使”的称号。我决定投身于文化与和平。于是,我提出了一个旨在向全球传播爵士乐价值的计划。这个计划于2011年11月经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大会通过。我希望这个新创立的国际日能激起大家,特别是年轻人对爵士乐的兴趣。

您多年来一直投身于青年人事业,特别是支持Thelonious Monk爵士乐学院,这家以音乐教育为使命的美国慈善机构。您现在是该学院的院长。

我相信,音乐,特别是爵士乐的即兴特质有助于学生的自我表达。对一个人来说,能够表达自我是很有释放作用的。有数据显示,学音乐的学生在数学、科学、文学等其他科目上都取得了优秀的成绩。这是因为学习音乐能赋予他们提高自信的能力。

我认为,有一点很重要,那就是让年轻人得到由爵士乐传递的人文价值的熏陶。因为这些价值是相互理解、对话和尊重的基础。

这些价值都有哪些?

尽情享受每分每秒,团队合作,尤其是尊重对方。爵士乐代表自由,确切说是因为它的源泉可以追溯到奴隶制度。而且,爵士乐中不存在评判和竞赛这两个概念。你演奏爵士乐时,从来不评判和你同台演出的音乐家。不管他演奏什么,不管他以何种方式演奏,你绝不会对自己说:“我不喜欢他演奏的东西”。你只关心一件事,那就是如何帮助他获得演奏的喜悦。

爵士乐是在音乐即兴过程中形成的音乐家之间,舞台和听众之间,以及在听众内心的一种对话。举个例子:1998年,克林顿总统要求Thelonious Monk爵士乐学院代表美国文化,在南北美洲领导人会聚的智利美洲峰会上演出。我们登上舞台的时候,我观察来自世界不同国家的听众。我看到人们一点一点地放松,无形的障碍消失了,欢乐的气氛充满了整个音乐厅。第二天,克林顿总统对我们说,就文化间对话与和平而言,我们的音乐无疑比所有大使,所有政治领导人的讲话加起来都更有影响力(笑)。

您最近一张专辑《想象计划(The Imagine Project)》(2010)集合了美国、英国、爱尔兰、马里、刚果、哥伦比亚、索马里、墨西哥、非洲和印度等国的音乐家,混合了从爵士乐到hip-hop等各种不同风格的音乐。您启动这项计划,主要意图是什么?

我曾经问自己:做一张专辑有什么作用?我承认我开始音乐生涯时,没有提出这个问题。但是现在,我的理想不一样了。我想超越只是把音乐简单录到CD上这个层次。我想找到一个为人类服务的途径。

然后,我对我们现在面临的重大挑战进行了思考。第一个想到的自然是世界主义。对目前的经济难题来说,世界主义是一个外部的辅助性的问题。但是它首先代表着一个过程,这个过程中,全人类都接受这个观点:我们都属于仅仅一个、同一个世界,我们组成同一个种族,也就是人类。

为了把这个事实用音乐阐释出来,我决定要和不同国家、不同文化、不同语言的音乐家一起录制一张专辑,以这种方式展示创造是一件全世界的事。我不希望这些音乐家只是单纯站在一起演出。我想要的是一件世界性的作品。要做到这一点,每个人一定要用他自己的语言来歌唱。最后,这种专辑里就有了七种不同的语言。每首歌都在演唱者的祖国录制。为了录制这张专辑,我们环游了全世界!

我想用这张专辑展示全球化的世界所蕴含的巨大潜力,正如我们要建设的这么一个世界:一个拒绝自私贪婪的世界,一个为“我们”,而不是为“我”考虑的世界。因此,我借用了约翰•列侬的名曲的名字:《想象》。

您在这张专辑中引入了非洲cora乐,这是否是一种回归爵士乐根源的方式?

首先,虽然《想象计划》具有爵士乐的精神和意图,但是我没有把它看成一张爵士乐专辑。爵士乐类似一种封闭的箱子,而我,我想把箱子的板拆掉。

另外,爵士乐起源于美国,而不是非洲。爵士乐肯定有一些非洲的根源,但是也有来自其他国家,比如说爱尔兰的根源。

我认为爵士乐的源泉来自于人性。因此, 我希望,爵士乐有朝一日被列入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单。我也希望爵士乐的发源地,包括密西西比河三角洲的Dockery农场、新奥尔良、芝加哥和纽约也都能被列入世界遗产名单。

您担负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任务和世界遗产紧密相连。

确实如此。明天(2012年1月30日)晚上我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有一个演出,以庆祝《世界遗产公约》签订40周年。我对此充满自豪。在我看来,世界遗产是是教科文组织最具指导意义的项目之一。受保护的遗产地不仅是世界文化的珍宝,也是各国历史和向后代传承这一历史的最具象征意义的地点。

作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亲善大使”,我最早的一项任务是前往东南亚进行考察。我在那儿有幸参观了一些世界奇观,比如印度尼西亚的婆罗浮屠和巴兰班南,以及柬埔寨的吴哥古迹。这次旅行让我受益匪浅。比如说在柬埔寨时,我发现当地的世界遗产景点不但保存了该国的历史记忆,同时也是促进就业和发展的手工艺与人文旅游中心。

与此同时,国际合作对这些人类珍宝的保存做出的贡献让我印象深刻。不少寺庙得到整体修复。这些修复都是一块砖一块砖地耐心完成的。我由此看到在我们每个人的努力下,在博爱的精神下,世界和平如何建立起来的过程。我将利用担任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亲善大使这个机会,为和平大厦添砖加瓦。

 




<- Back to: All news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