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04.2013 -

马科斯•米勒(Marcus Miller)

Marcus Miller

马科斯•米勒生于纽约布鲁克林区,可演奏多种乐器,曾与多名爵士大师合作。

能否说说您的经历和您最初的音乐和爵士生涯?

我是纽约人,在布鲁克林区出生。后来,我先后搬家到牙买加和纽约皇后区。我父亲这边的亲人一直都很热爱音乐。我父亲演奏钢琴和管风琴。每个星期天早上他都会在宗教活动上演奏。他生活在一个音乐家和歌唱家的家庭中,比如说爵士钢琴家Wynton Kelly,他50和60年代时曾和一些有名的艺术家一起表演过,例如Miles Davis、Wes Montgomery和Dinah Washington。

就这样,音乐从我很小的时候就成为了我生活的一部分。我真正对音乐感兴趣是在看了迈克尔•杰克逊和他的兄弟成立了“杰克逊五人组”乐队后。看到和我一样年纪的孩子能做出这么好的音乐,我觉得简直不可思议。

我当时已经会弹钢琴和吹单簧管。但是听了“杰克逊五人组”后,我想做一些真正的R&B音乐。于是我选择了低音吉他。然后我就爱上了这种乐器。我开始用它学各种我能学的R&B歌曲。

等到我上高中时,受到一个同学的启蒙,我爱上了爵士,并且开始了解爵士乐历史。然后我意识到我的家人里面有一个人是很有名的爵士音乐家,也就是Wynton Kelly。他是我的表哥,但是一直到那时候,我都不清楚他做什么类型的音乐。

最后,我开始结合影响我的两种音乐风格:R&B和爵士。那时候是70年代,很多音乐家当时也是这么做。我同时还尝试在我的音乐里混合其它纽约的因素,比如说加勒比音乐、疯克、拉丁和非洲音乐。

爵士乐倡导什么价值?为什么您认为像国际爵士乐日这样的活动很重要?

我认为爵士乐是一种美妙而且民主的音乐。它鼓励观点各异的音乐家们在同一个团队里合作,给他们提供表达各自个性的空间。这是一种非常重要的艺术形式,可以为不同文化背景的人携手合作提供模范。


您将会被提名为“和平促进大使”。您能否阐释爵士乐如何促进和平?

爵士乐因为能包容吸收不同的风格和潮流,已经存在了近100年。每一次有人认为爵士乐就要走到尽头的时候,新的艺术家就会出现并向我们展现爵士乐新的一面,在忠实于爵士乐历史的同时融入新的变化和观点。至于这些新风格是否合理,爵士乐爱好者各有看法。但是不同的看法都在热爱爵士乐并努力保护爵士乐这个大前提下得到了谅解。这正是促进和平的理想模式。爵士乐爱好者可以有不同的观点,但是我们都知道爵士乐的保护是最高目标。所以,意见的不同从来不会造成毁灭性的后果。爵士乐就这样一步一步地壮大。

对您影响最大的爵士乐大师有哪些?您最想对他们说什么?

Miles Davis, John Coltrane和Herbie Hancock对我的影响很大。我只想对他们说“谢谢”。我还想专门向Herbie致谢。


联合国正在组织“非洲人后裔十年2013-2022”活动。作为一个爵士乐人,您打算从中扮演何种角色?请您谈一谈您名为《格雷岛》的歌曲,是什么启发您写了这首歌?

我写了《格雷岛》这首歌,是因为我参观了这个小岛,并且听到了被囚禁在岛上的非洲人的故事。这些人随后通过海路被贩卖成奴隶。我走在格雷岛奴隶城堡时,有一阵心里深受震动。我决定写一首歌,歌的内容就写身处此地时的感想。在这首歌里,我想不只是描述悲痛和苦难,也想展现被压迫者超越现实,实现大事业的能力。

作为音乐家,特别是爵士音乐家,我们倾听全世界各地的人们的心声。我想利用这个机会来引起人们对“非洲人后裔十年”活动的注意。音乐可以打开一扇门,让人们听到一种独一无二的声音。

对那些刚开始爵士乐生涯的年轻艺术家,您能给他们什么建议?

我的建议是:敞开耳朵倾听,练习,以及眼睛要随时注意,因为机会难得。有时候,在一个小咖啡馆的的普通晚场演出,也能成为你生涯的重要转折,因为一个可能给你帮助的人那天晚上就在那儿喝咖啡!

您最难忘的爵士时刻是什么?

我最难忘的时刻是我和Miles Davis合作的一个曲子录音时,我突然醒悟,意识到自己不是在做梦!




<- Back to: All news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