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阿富汗,真相可以置人于死地

The headless body of the 25-year-old Afghani radio journalist Sadim Khan Bhadrzai was discovered in February 2012. Efforts to find his killers have drawn a blank. © Pajhwok Afghan News

2012年2月24日,教科文组织总干事谴责杀害新闻工作者

2012年2月21日,萨蒂姆·汗·巴德扎伊在阿富汗遇害

       就在一年之前,阿富汗广播电台25岁的记者萨蒂姆·汗·巴德扎伊从事着自己梦想的工作:他2011年在帕克提卡省创办的广播电台,在阿富汗东南部迅速赢得了广大的听众群。

        这个广播电台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讨论内容是年复一年的庄稼收成前景等流行话题,或者是天气情况、当局发布的各种通告、当地的政治事务、平淡乏味却也“不伤人的”娱乐节目等,就是那种人们都想得出的可以迎合所有人的节目编排。

        但是,在阿富汗,听众人数多也意味着力量。文盲是这个发展中国家所面临的主要挑战:根据各项统计数据,15岁以上的妇女可能只有十分之一能够读写,而即使在男人中,有读写能力的人也不到50%。

        在这样的情况下,各家广播电台便成了各个政治团体和派别极端重要的媒体出口:要左右舆论,电台广播要比报纸、电视或互联网来得容易,也来得快。

        退回到2001年,在“持久自由军事行动”最初几个月里,美英部队向阿富汗边远地区空投了廉价的电池收音机和太阳能收音机,以期那里的人们收听反塔利班宣传广播,赢得民心。如今,据说塔利班也设立了自己的非法“穆拉广播电台”,国际安全援助部队则尽可能地试图予以摧毁。

         在这样的媒体气候里,无论是谁,只要想播出“不偏不倚的消息”,便会进入当权者和力求当权的人们的瞄准器。 2012年2月21日傍晚,萨蒂姆·汗·巴德扎伊在家中接到一个奇怪的短信,便离开家消失了。第二天人们便发现了这位年轻记者的无头遗体。

         此前,仪式斩首一向被认为是塔利班的典型手法。然而,尽管塔利班运动常常吹嘘对新闻记者实施斩立决,但是对于这次巴德扎伊谋杀案,却极力否认他们有任何牵连。

         也许真的要换个地方搜寻凶手。帕克提卡省政府的各项任职都是由各大家族、部族、军阀根据买卖关系以及其他各种关系分而享之的;而对于异端言论,一些支持政府的人也不以为然,倒与一些伊斯兰极端组织不谋而合。他们用来对说出真相的人加以压制的手法也毫无区别。

         当局对巴德扎伊谋杀案进行的调查目前没有任何进展。 根据教科文组织的数据,自2008年以来,阿富汗共有九位新闻记者遭到杀害。

相关链接

免责声明:

        本文原载于芬兰报纸《晚报》,由于原文刊发后有新的情况出现,文章内容可能已经有所更改或更新。

        教科文组织鼓励所有媒体将各种侵犯新闻自由的行径昭告公众;让全世界了解影响新闻记者安全的问题;向以身殉职的新闻记者致敬。

        可在此查阅芬兰文原文



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