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遗产是教科文组织和平使命的核心

©教科文组织,日本广岛和平纪念公园(原子弹爆炸圆顶屋)

        公众一直将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视为梦想与美丽的代名词。然而,评估一个世界遗产的突出价值的首要、也是最重要的原则,是可持续发展、真实性、环境、科学保护、特性及民族历史。这一要求在决定历史遗迹时得以显著体现,而本组织也必须迎接前所未有的、团结各民族的巨大挑战,为和平铺平道路。我们的共同遗产在一些人类历史上最悲惨的事件中淋漓地展露出来。

        2013年1月27日,教科文组织举办了缅怀国际大屠杀纪念日的活动。1945年的这一天,苏联军队解放了位于波兰的奥斯维辛•比克瑙纳粹集中营与灭绝营。1979年,世界遗产委员会将这一集中营纳入《世界遗产名录》,以承认其独特的普遍价值。

© 教科文组织,奥斯维辛•比克瑙德国纳粹集中营与灭绝营 (1940-1945)

        教科文组织的使命不仅要求完成促进历史传承,还要求开展完全由仇恨构成的项目,从而将其转化为和平手段。在纳粹对犹太人及其他少数民族实施残酷暴行的阴霾之下,奥斯维辛集中营见证了20世纪历史中最可怕的事件之一,即纳粹民族实施其恐怖种族灭绝。

© 教科文组织, 莫斯塔尔古镇老桥区

        根据申请成为世界遗产的十条筛选标准的第六条确定的原则,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委员会还确定了其他四个遗址,它们代表着对加强集体记忆和展示与遗产相连的普遍价值十分重要的历史事件。

  • 日本广岛和平纪念公园是缅怀1945年8月6日第一颗原子弹爆炸灾难的极佳地点。原子弹爆炸剩下的圆顶建筑废墟代表着这场灾难的最后一处遗迹,而正是广岛居民自己精心保存下了这处遗址,该遗址于1996年列入名录。
  • 塞内加尔的戈雷岛被视作贩奴历史最具象征意义的地方之一。1975年列入名录,该岛保留了奴隶房舍及通往“永不返程的旅途”的大门,通过这一扇门,那些遭受奴役、被剥夺根本尊严的人,登上了驶往美洲的船只。

© 教科文组织, 罗布恩岛

  • 几个世纪以来,南非的罗布恩岛一直是种族主义行为和针对少数民族人群进行社会迫害的中心,20世纪以前,这里一直是种族隔离政权下关押政治对手的监狱,纳尔逊•曼德拉即在此处被关押了近20年。
  • 莫斯塔尔古镇老桥区于1992年至1995年波黑战争期间遭到了严重损坏,老桥被毁,幸而在国际社会的努力之下得以重建。这一遗址是不同种族、宗教、文化背景的社群和解的象征,也是人类团结寻求和平的象征。

© 教科文组织,戈雷岛

         以上这些遗址向我们提示着教科文组织的根本原则,如《组织法》所述:“战争起源于人之思想,故务虚于人之思想中筑起保卫和平之屏障。”作为人类历史惨痛事件的见证,这些遗址地是对抗否定主义的堡垒,同时迫使我们吸取过去的教训,建设一个更加和平的未来。它们还充当着各民族间沟通的桥梁,帮助人们克服曾经的创伤。尤其是,处在极端主义上升的时期,教科文组织正致力于促使世界遗产为和平指明新的道路。

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