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历山大水下博物馆项目

亚历山大古城周围的海洋见证了2000多年此处的许多重大历史事件。亚历山大大帝、托勒密王朝、克娄巴特拉七世、拿破仑和纳尔逊都成名于此。在亚历山大海湾保存着著名的世界七大奇迹之一的灯塔、托勒密宫殿的废墟;而在附近的Abukir海湾里没于深海的Canopus and Herakleion古城;在拿破仑时代,这里是三次海战的发生地,留下了无数沉船于海底。

20世纪之初,在西部和东部的亚历山大湾发现了现存第一个重大水下文化遗产。然而,多年后才展开了真正的考古发掘工作。

教科文组织自1960年开展此项目

在这40多年间,教科文组织一直致力于保护和亚历山大水下遗址。首次是由埃及第一个自学成才的水下考古学家卡迈勒阿布-萨达特主持遗址的科学研究,他是水下遗址发掘的先驱者之一。

 
然而1967年的战争,使得亚历山大沿海地区成为一个军事区,无法进行水下勘探。在1968年秋,教科文组织派出调查团前往亚历山大,由考古潜水员的先锋Honor Frost和地质学家Vladimir Nesteroff,组成。他们潜入水中并确认该遗址是亚历山大灯塔的废墟和淹没的托勒密宫建筑的废墟,引起了极大的国际关注。在战争结束后,勘探工作停止了十余年,但Frost和Nesteroff详细的报告奠定了后来对遗址发掘的基础。

 考古发掘的灯塔和托勒密宫

在90年代初,埃及文物最高委员会采取措施,保护位于亚历山大东湾的盖贝依城堡(Quait Bey Citadel)免于海水的侵蚀。 180块、每个重达数吨的水泥块被沉放在沿脆弱东北部遗址的周边海底。然而,不知不觉中保护亚历山大的古老灯塔遗迹的水泥海堤被筑起。
考虑到这一问题,埃及政府和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在1997年举办的海底考古与海岸管理研讨会。计划采取在不损害灯塔遗迹的情况下,保护盖贝依城堡和迁移损害灯塔遗址的淹没的防波堤。

 1994年到1998年,一支由法国和埃及人组成的考察队视察了亚历山大灯塔和亚历山大湾其他的沉没遗迹,并由Honor Frost绘制了一幅Abul-Saadat的地形图并向教科文组织提交了一份报告。它使得人们对这片占地2.5公顷、包含约2,500件具有考古价值石雕的水域有了深刻地认识。

 在随后的几年,另一个国际小组完成对托勒密王宫遗址进行了考古工作,确立了它的位置。收集到宝贵的历史资料,发现大量的砂浆、石灰石,和地震的重要证据。

 污染问题

亚历山大水下文化遗产区的海湾污染严重。不仅是云水使得水中文物的能见度很低,还加速对文物的腐蚀。教科文组织国际水文计划,在1998年和1999年与埃及当局合作,对水资源和废水管理进行了评估。国际专家在国际会讨论和制定一个全面的解决方案。

 水下博物馆计划
1998年,国际专家的第二个任务是由埃及当局和教科文组织资助。其任务主要是设计亚历山大水下考古遗址的保护和发展方案。在与埃及专家和当局协商后,建议修建盖贝依炮台、最终形成东部海港遗址和水下博物馆。此外,他们为此申报了世界遗产。

 教科文组织和埃及文化部在2006年召开国际研讨会,研究建立水下博物馆的可能性,并进行了必要的可行性研究。

 此可行性研究于2009年开始,讨论置于半淹没型博物馆的实用性;就地展示亚历山大湾遗产。本着2001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保护水下文化遗产公约》的道德和科学原则,教科文组织设立了一个国际科学咨询委员会,由国际知名专家组成,对事件进行可行性研究。

您知道吗?

据今4000年前的海上“巨石阵”在英格兰海边发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