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胁

今天,船舶遗骸和水下遗迹日益受到威胁。水下打捞需要专业设备和高层次的培训,而寻宝者却已经涉足此类遗产了。除了遭流失的危险以外,由于缺乏保存手段,已经找到的物品也面临着受损的危险。

可达性的改善

1942年和1943年,Jacques-Yves CousteauEmile Gagnan发明了潜水用的水中呼吸器,利用这一手段就有可能找到海底深处的残骸。自二十一世纪初以来,使用开口回路水下呼吸器的潜水员已经能够潜入100米的海底深处,在发现新的混合气体后,甚至能潜得更深。1989年,日本科研潜艇Shinkai 6.500在日本Sanriku外的海域潜入海平面下6,527米的深度。1995年,日本无人探索器Kaiko创造了潜入10,911米深度的记录。

可达性的改善使考古学家能够更好地了解水下文化遗产,也使公众能更好地享受乐趣。然而,这种改善也有可能使鲁莽的潜水娱乐者利用可达性的改善掠夺和损害水下文化遗产。

遭掠夺和流失的危险

许多水下考古遗址遭到严重的掠夺。这类文物的打捞和买卖让我们想起了100多年前在许多陆地考古遗址上曾经发生过的事情。
在过去的30年里,有345多艘大型船只遭到大规模的商业开发,每艘船只遗骸有多达50万件文物遭打捞和买卖,船只的外壳也遭损坏。遭盗窃和掠夺的灰色数字要高得多,因为那些不负责任的潜水娱乐者越来越多地损坏遗骸和遗址。比如,有研究显示,位于地中海沿岸潜水深度区域的遗骸只有很少一部分没有遭到损坏。由于商业开发而遭到损坏和损毁的知名遗骸包括Geldermalsen、Nuestra Señora de Atocha、Tek Sing以及。

Why underwater heritage should not be exploited for profit?

缺乏充分的法律保护

没有充分的法律保护,水下遗址很容易遭到寻宝者的开发。即使制定了某些法律保护措施,寻宝者也会利用立法与国家主权之间的空档,置人类与科学利益不顾,继续为了纯粹的商业目的而打捞海底的人工制品。

 
教科文组织采取行动,在2001年拟定了《保护水下文化遗产公约》

建设工程和拖网捕鱼

捕鱼网和拖网捕鱼装置有时候会碰到水下文化遗址,于是有可能导致某些物件的位置移动或在海底拖地而行,造成的后果是损坏遗产或暴露遗址。为了避免此类事情的发生,可以安置一些浮标或设立保护区。当然只有在已知的遗产区域才有可能那样做。 基础建设工程,如建造港口、疏浚工程、铺设管道、采油和采矿都有可能损坏遗址,比如纳米比亚的Oranjemund遗骸以及路易斯安那海岸外的Mardi Gras 遗骸。德国的考古学家采取了特殊的措施来保护Greifswald海岸外的船舶遗骸障碍。 此类损坏无法完全避免,但应该尽一切可能减少发生。在实施疏浚工程或建筑工程前,必须安排考古检查。许多国家已经开始这样做了,考古单位和建筑公司之间的合作也证明很有成果,对双方都有益。

环境影响
被淹没的考古遗址所面临的威胁不仅仅来自于人类活动,地震、风暴、气温变化、潮流变化、海岸冲蚀等造成的环境变化也同样威胁着此类遗址。通常被沉积物覆盖的遗址接触到的氧和光较少,处于一种稳定的绝氧状态,因此化学、物理和生物因素导致的物质衰变过程就比较慢。然而却面临着下列其他一些威胁:

  • 物理性威胁:腐蚀、磨损和刻痕:海港工程、大坝和其他基础建设工程都有可能改变水道,使之前被掩埋,但如今暴露出来的海底水下文化遗产受到腐蚀。水下地震引起的异常浪潮也可能打破遗址的平静状态,冲走覆盖遗址之上的沉淀物,使其暴露于水或细菌。许多遗址由于海平面的变化而暴露在空气中,有可能就此遭损毁。
  • 生物性威胁:真菌、细菌和昆虫带来的生物性威胁:细菌引起的腐烂威胁着海底遗址中的木质部分,而淡水中的遗址受到此类的威胁更大。昆虫,或者说Toredo Navalis的袭击也对被淹没的遗址的木质部分带来很大的威胁。这种船蛆能在很少几个月的时间里摧毁木质遗址。比如说,直至最近,波罗的海与南极和北极一样,没有 Toredo Navalis这类船蛆的存在,这就是为什么这片海域中的船舶遗骸能保存得如此之好的主要原因。
  • 化学性威胁: 化学过程可以打破水底考古遗址的完整性,比如,铁和其它物质会由于接触到遗址区域的氧而受到更严重的侵蚀。另外,木材上的细菌活动会产生矿物质,如黄铁矿,由于其低PH3会导致纤维的水解,因此对木质也是有害的。一些在海底发现的重要船只,如Vasa、Mary Rose 和Batavia都因为此类化学过程而遭到损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