捕鱼业

The results of trawling on a seabed

捕鱼一直是人类在海洋漫游与冒险的最主要原因之一。渔业与渔民是海上考古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早期的捕鱼遗迹具有重要的考古价值(各个时期网的重量和鱼钩是渔业和有疑问遗址的重要知识来源),尽管他们常常对于遗址产生负面影响。捕鱼活动对于沉船的影响与农业对于土地考古的影响十分相似。渔民十分了解他们的海域,在新科技进步之前,他们也常常是最早发现遗迹的人。渔业也常常对于文化遗产产生负面效应。另外渔民与考古学家之间的交流与了解也通常比较差。相比常常出现的严厉指责,遗产工作者和专家与渔民之间开放的对话往往更能起到积极的作用。

拖网捕鱼活动也是与保护水下遗产相关的一个重要因素。比如对于北亚得里亚海意大利海岸的影响即十分严重。亚德里亚捕鱼队常常使用名为“rapido”与“turbossofiante”两种拖网捕鱼工具,其中后者最具破坏性。这种船拖拽着一个大箱子,重达350公斤,在打捞贻贝的过程中将海底挖掘出至少两米宽30厘米深的沟槽。很显然它将摧毁所有碰到的物品。好消息是自2001年以来,并没有严重影响的记录(尽管有些渔民经过遗迹的时候常常忘记那里有一艘沉船)。

拖网捕鱼与传统捕鱼对于水下文化遗产影响的视角研究

英国海洋渔业局Philip Macmullen (演示文稿)

 

在英国及欧洲其他地区的水域,渔业必须符合空间规划的要求。迄今为止,对水下文化遗产的认识度整体偏低。尽管北海南部定期出产冰河时期相关文物,并没有形成遗产地存在的观念。被发现的文物像是矿山和其他20世纪军火才获得了一定的媒体关注。偶然的有关遗迹的 “渔获”报道也属此类。

Seafish组织已经运营了翠鸟图表部超过五十年的时间,并建立起了一个庞大的海底障碍物或称紧固件数据库。实质上,整个舰队在此方面共同合作,产生的结果很不寻常。

空间规划、对于遗产重要性的认识不断提高、渔船监测系统的显著进步, 以及将最佳实践编码化都为更加系统性的海洋遗产保护提供了可能。这一演示文稿指出了它的潜力和可达成的方法。

 

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