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等教育排名与问责:用与误用

UNESCO

国际大学排名影响着公共政策和学生与家长的选择。这些排名不论对错,还是被看作是监测学校质量的一个工具,强化了世界各国大学的激烈竞争。排行利大于弊?

教科文组织新近出版物《高等教育排名与问责:用与误用》讨论了支持和反对排名的看法,支持者和批评者谈论了目前排名的正确与不当使用情况。该出版物反映了五大洲的不同声音,目的在于帮助读者(学生、家长、政府和校长)更好、更正确地使用这些工具。该书还全面阐述了当今有关思考,指出了备选方法和综合工具,以便在新时期对高教排名榜有清楚详尽的了解和使用。

 

三个最有名的世界大学排名机构针对的大学数只占全世界17000多所的1%。尽管在诸多方面有所不同,但200所列入排名的大学多时老牌学校,这些学校多侧重研究,大学生数达25000,年度经费超过20亿美元。该书的合著者来自著名排行机构,他们介绍了排名方法、发展和优缺点并引出了有关排名和问责的讨论。在2003年首次发布全球大学学生排名的上海交通大学刘念才认为,大学排名不能作为引导大学质量改革的唯一信息,泰晤士高教排名的Phil Baty和QS 排名的Ben Sowter则认为大学排名无疑是应该存在的,面对高教这一全球市场,它能帮助改善高教的信息透明和问责机制。

Organisation types of major international rankings compilers

排名应不断发展,更为准确地提供大学、学生、政策制定者所需的信息,考虑地方情况,并为世界级大学体系的发展做出贡献。作者们指出了主要排名体系的问题,如过分侧重增加研究产出分量,忽视问题对当地社区可能产生的社会影响。墨西哥国立自由大学是一个可以被叫做“国家建设的大学”的范例,那里有国家地震系统、国家天文观测台、国家图书馆和期刊中心以及交响音乐乐团。如果像一份研究所说的63%的大学都将战略决策建立在概述排名上,那么这种“追逐第一”的趋势是否会为大学类型多样化和革新带来毁灭的影响?  

一些人认为占优势的方法失去多样化。 上述墨西哥大学的Imanol Ordorika和Marion Lloyd认为,西班牙语研究明显被遗忘,被英语替代,尽管排名机构都在试图弱化语言不平衡问题。 “在排行的墨西哥国家自治大学和圣保罗大学,用英文发表的文章仍然是大学研究成果的小部分。然而他们却把大部分文章注册在ISI和Scopus上”, 这两个接受注册的事在排名中采用的主要书目数据库。 此外,在目前排名系统的研究领域中,社会科学和人文科学比重较小,而拉美在这些领域有悠久的历史。

 

在非洲,高教发展速度属于最快的一个地区,负责该地区全球大学排名的Peter Okebukola说:“入学人数的增加没有与教育质量提高配合起来”。非洲质量评估机制是为全球排名服务的一个地区机构。它不对大学之间的水平进行比较,它评估的是大学在统一环境所需的系列标准方面以及非洲高教挑战方面的表现情况。 为实现教育成果而设立成绩指标,与排名相比是不是更有用和有效的方法呢?世界银行正在朝这个方向努力,通过设定新的评估系统、重视对发展中国家有利的因素、以便他们之间的比较更为可靠。

在大学排名影响下,学生所学知识,一旦毕业很容易被忘却。就业前景还是学生家长在择校中最关心的。OECD的 Richard Yelland和Rodrigo Castañeda Valle 建议侧重学习成绩, 他们相信 “现今排名更多地被全球高校用于教授与学习质量的替代工具,测试新毕业生的总体技能,如在经济和工程等领域的书写信件和分析推理以及技术知识,可以更好地了解教育让他们具备应对自己选择的生活、参与当今知识经济社会的能力的程度。

 

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