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06.2013 - ODG

在联大,文化处于2015年后发展议程的中心位置

© UNESCO/Eliot Minchenberg -UNESCO Director-General, Irina Bokova, speaking at the UN General Assembly High-Level Thematic Debate on Culture and Development, June 2013.

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联合国开发计划署署长海伦•克拉克以及世界各国负责外交和教育事务的政府部长们要求在2015以后全球发展议程中给予文化优先发展的地位。他们对将文化作为发展的中心支柱这一提议的巨大支持出现在关于该议题的主题性辩论中,该辩论是由联大第67届会议主席耶雷米奇(Vuk Jeremić)6月12日在纽约联合国总部发起。

教科文组织总干事伊琳娜·博科娃在大约250名与会者出席的会议上说:“在制定一个新的、2015年后须遵循的全球议程时,我们需要充分承认文化的力量”,没有文化,任何一个社会都不能繁荣,也不会实现可持续发展。”

伊琳娜·博科娃女士提到,文化在很大程度上被2000年的“千年发展目标”所遗忘。接下来若干发言者强调指出,从那以后情况发生了很大改变,这些代表还拿出他们国家的证据来证明文化是如何推动经济增长、社会包容性、平等以及可持续发展的。

 

他们还特别强调需要开展数据统计工作,以彰显全球关于文化对人类发展影响的那些政策的作用。圭亚那文化、青年和体育部长弗兰克·安东尼说:“当前,信息的搜集很不规律。由此得来的信息不合乎标准,因此不具有可比性。没有合适的信息,公众会继续低估文化对人类的贡献。如果我们想要使这种思考模式得到转变,就迫切需要相关统计资料来吸引全球对于文化的注意力。”

 

部长们就有关内容分享了经验,如文化产业、基础设施、旅游、文化遗产、发展口头传统、保护语言、反对青年暴力、促进艺术教育和创新、支持批判性和创造性思维、在日渐多文化的社会和国家统一进程中推动和平共处等。

 

与会者强调,尽管存在经济与金融危机,文化,作为一个强势且有活力的经济部门,不仅能创造收入和工作机会,还能减少很多国家的贫困问题,其在新兴国家的GDP比重在不断提高。2012年,文化生产占了阿根廷GDP的3.8%。文化产业每年产值达5600万美元,远远高于渔业和自然资源产业。

“文明联盟”高级代表纳西尔-阿卜杜勒阿齐兹-纳赛尔和联大主席耶雷米奇(Vuk Jeremić)都提到文化与和平建设的密切联系,强调文化给了不同民族和不同社区强烈的身份感和归属感,建议确保文化能被纳入到教育课程中。其他几位部长反复提到需要实施将多种族、多语言和多文化身份当作许多国家的典型特征的战略与政策,并强调了文化、平等和社会公正之间的内在联系。

 

77国集团和中国、欧盟和拉美及加勒比国家共同体(CELAC)要求在2015年后议程中明确把文化作为发展的使能器和驱动器,强调正如《杭州宣言》(2013年5月)着重提出的那样,文化对推动联合国千年发展目标的实现具有核心作用。

 

联大辩论之后召开了一个非正式的部长会议,讨论未来有关可持续发展目标的高级别辩论要审议特别领域。

 

同一天,伊琳娜·博科娃在由可持续发展目标开放工作组联合主席、匈牙利常驻联合国代表主持的工作早餐中应邀与可持续发展目标开放工作组共同探讨了教育和文化领域的关键任务。工作组成员提到了联合国开发计划署的千年发展目标全民教育的推动框架,同时强调需要将教育质量纳入到学习成果中,并对学习成绩给予足够的关注。与会者一致同意设立一个行动小组来寻找能够反映文化在全球发展议程中是可持续发展的引擎的方法和手段。

 

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在其对联大发言中总结说:“我们迈出最后一大步,并勾勒出2015年后发展议程的轮廓,但仅仅设定全球目标是不够的,我们需要适应每一环境的具体情况。有太多精心设计的发展计划最终都归于失败,就是因为他们没有把文化环境考虑在内。我们必须确立新的参与模式。文化应在发展议程中处于最高地位。”




<- Back to: 教育
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