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05.2013 - Education Sector

如何编写无成见教材

© UNESCO/Katty Anis

包容性的教材与学习材料可以开阔学生对其它文化的思维并帮助教师培养学会共处的价值观与技能。

美国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全国委员会的琼·伯纳德(Jean Bernard)声称:“一本好的教科书必须吸引学生注意并与他们的现实情况有所联系。”作为一个学习材料编写者与教材质量顾问,伯纳德相信所有的教材以及学习材料都应该反映公民教育与和平的原则。

“教材以及其它教学材料不能仅组织、传递知识,而应反映他们特定社会的价值观。”里尔大学社会学家、法国国家人口研究所研究员西尔维·克罗默(Sylvie Cromer)称。

媒介与信息

自1946年以来,教科文组织与其合作伙伴一直都在指导教材审查以消除其中的负面成见并鼓励和平文化。德国与波兰教科书委员会在教科文组织支持下于1972年成立,其建议现已在全球范围内被广泛采用。教科文组织还协调了欧洲-阿拉伯对话背景下的教材比较研究。

特别是起草或修订历史、地理或公民学方面的教材,要求很强的文化敏感性,尤其是在冲突后背景之下。“教材通过纳入被统治人群或少数族裔的观点,能帮助学生培养批判性思维以及和平文化。”克罗默这样解释。

修订的过程不仅限于教材。伯纳德称:“所有学习媒介——不论是教材还是Twitter,都有利于创造可持续的和平、提高全球公民素质,所以我们需要兼顾媒介与信息。”

新工具包

教科文组织设计了一套新的编写无成见教材的工具包。这一工具包得到沙特阿拉伯的资助,旨在帮助消除课程及学习材料中的文化、宗教和性别方面的偏见。为了在2013年9月发布之前对该工具进行测试,教科文组织正于5月6日-9日期间在拉巴特(摩洛哥)组织一场研讨会,来自15个国家的教材作者、出版商、课程设计者、教材开发专家与该工具包设计人员共聚一堂,测试其可用性与相关性,并提出反馈全面改善该工具包。

“教科文组织与沙特的这一联合项目具有开拓性的意义,因为它以工具包的形式为教材开发、分配及使用等整个过程涉及的人员整合了教科文组织近期在教材与学习资源方面工作的最佳成果,”伯纳德称,“它改变了人们对于教材是什么的理解,让人们了解如何让教材的使用结合信息时代的现实情况而不忽视教科文组织与其合作伙伴近60年来的教材研究与修订工作所总结得出的宽容、互相尊重、平等与建设和平的原则。”

“这样做是为了给出版商、政府部门、教学机构、教师乃至整个编辑系统人员提供一种有条不紊的方式来保证各出版物杜绝成见与偏见。”克罗默称。

该项目属于教科文组织与沙特阿拉伯一项支持“Abdullah bin Abdulaziz 促进和平与对话文化国际计划”协议的一部分。




<- Back to: 教育
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