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科文组织新近公布的数据显示,国际教育援助滞后加大

        《全民教育全球监测报告》最新发布数字表明,到2015年为低收入国家提供基础教育所需国际援助每年160亿美元的缺口,最近三年来扩大到260亿美元。这一赤字严重影响着联合国千年发展第二项目标,即普及初等教育。

 

        以上数据发布于塞内加尔达喀尔举办的“2015年后教育发展日程”全球咨询大会(3月18-19日)的介绍文件中。

 

        这一题为《在2015年以及之后使所有人能享有全民教育》的文件指出,对低收入国家基础教育援助额(平均每年30亿美元)出现停滞,这是导致援助赤字增加100亿美元的最大原因。

 

        尽管低收入国家的教育支出近年来每年增长了30亿美元,这也仅是实现全民基础教育目标所需数额的一半。

 

        研究表明,若各国政府及捐助者都把教育放在优先位置,并面向最需要的人群,赤字并非无法消减。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干事伊琳娜·博科娃说:“260亿美金的确给我们带来的印象是需要填补的赤字缺口是巨大的。然而,研究指出,为使所有儿童从现在直到2015年能够入学,增加必要的教育资源是有可能的。”“2000年,捐助政府承诺,将不会有任何国家由于资源缺乏而影响其全民教育目标的实现。捐助者必须与各国政府密切协作,加大投入力度,确保资金投入不成为帮助儿童入学的障碍。”

 

        该文件提出了目前至2015年实现全民基础教育目标的解决方法。如果政府及捐助者将其预算的20%用于教育,并给予基础教育优先地位,则可筹集近120亿美元。

 

    为保障基础教育的投入,发展中国家也必须找到其它补充经费渠道。优化税制能够减少73亿美元的额外赤字。研究还提出一种更有效的自然资源管理办法,并为将资源的一部分重新分配给教育。

 

    诚然,当前的经济形势难以使捐助者增加投资。然而,优先解决最需要获得帮助人群会产生重大影响。目前,约25%用于教育的直接援助是用来协助发展中国家学生去捐助国留学。研究表明,将这些援助资金用于发展低收入国家教育系统应是最合理的做法。

 

        信守长期以来的承诺同样具有积极作用。如果欧洲捐助国履行其同意将其国民收入总额的0.7%用于国际援助 (这是联合国若干年前确立的目标)其承诺,那么130亿美元的额外资金便可用于教育。

 

        随着以上补救措施的开展,每年对基础教育的援助赤字将可从260亿美元降至34亿。研究表明,如果慈善组织能为基础教育提供当前它们为卫生健康提供援助额相等,赤字问题则可解决。

 

        国际社会已就扩大全民基础教育目标范围,将初中教育纳入达成共识。若这一更宏大目标得到认同,财政赤字将从260亿美元上升至380亿美元。研究表明,如果政府与捐助者优先投资基础教育与初中教育预算,这一赤字便可以从380亿美元下降至76亿美元。

 

        为填补剩余赤字亏空,还介绍了一系列备选方案。将筹划中的国际金融证券交易税的5%用于教育,便可筹集24亿美元。捐助者的基数可以扩大,在金砖五国(巴西、俄罗斯、印度、中国与南非)的参与下提高援助额,据估测,金砖五国目前投入了1亿6千3百万美元,用于低收入国家的基础教育。如果这些国家的经济能力继续加强,它们便有潜力支持2015年后的更大目标。私营部门也具有提供额外资金的潜力:它们为发展中国家基础教育所提供的捐助目前仍然微弱。

 

        对于《全民教育全球监测报告》的主编Pauline rose而言,所要传递的信息是明确的:“2015年后,我们不能再想当然地认为将有资源去实现国际承诺。我们向设定目标者提出的主要建议是他们应制定一个在规定的时段内、量化的援助新目标,捐助者和政府将为确保所有国家能够提供全民优质教育负担责任。”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这一文件是对全球在2015年实现全民教育目标前开展教育大讨论的贡献。

 

****

[1]根据经合组织与发援会为统计援助资金流量数据而给出的定义,基础教育包括学前教育与小学教育,以及青少年和成人生活能力培养。

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