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01.2014

全球背景下的大屠杀教育

“大屠杀”已经成为一个全球性的历史参考,相关宣传可以提高公众对侵犯人权和国家暴力行径认识。教育工作者们如何在瞬息万变的多元文化社会中处理这一复杂而又触及情感的主题?在与犹太人以及纳粹犯罪这段历史没有关联的世界其它地方,进行有关大屠杀的教育意义何在?随着对于大屠杀的教育与教学的不断发展,现是否形成了国际性的教育实践?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新的出版物《全球背景下的大屠杀教育》揭示,在世界各地广泛开展对大屠杀这段历史的教育都是十分重要的。该书将于2014年1月27日正式发布,正值奥斯维辛集中营解放69周年,这一集中营已经被列为教科文组织的世界遗产(链接)。该书出版汇集了世界各地主要历史学家和教育家的分析,探讨了种种对于大屠杀教育和纪念的方法。同时该书还特别指出了大屠杀教育在多元国家文化背景下处理复杂问题时的重要作用。

© AFS
Worshop at Anne Frank House

教科文组织总干事伊琳娜·博科娃在本书的前言中写道: “随着本书的出版,教育工作者们手边就有了大屠杀教育领域中最突出问题的最新内容,这卷书还将有助于政策制定者更清楚地了解处理这个复杂问题的目标和意义。所有这些在今日全球迅猛而深刻的变革中,对加深相互了解与相互尊重有着重要意义。”

本书开头研究的是在种族灭绝的发生地欧洲广泛开展的大屠杀教育。它探讨各国的教育情况,如德国是如何找到新的方法来面对自己的负罪感和责任的,法国的“纠结的回忆”是怎样为教师工作带来新挑战,使得教育的利益相关方去不断调整和创造,波兰在纪念犹太人和纪念波兰人两种观点是如何找到方法来并行开展的。

本书随后探讨了一系列教育政策和方法问题,其中包括教学法的研究、当前教科书设计的趋势以及加强种族灭绝研究的机会。

本书的最后一节通过对欧洲以外的大屠杀教育案例的深入研究,揭示了在全球背景下如何把大屠杀作为一个切入点来理解并处理其他的历史创伤问题。在阿根廷和南非的例子中,大屠杀教育帮助形成一个安全的环境来应对当地的创伤问题,从而促进各种文化更加包容地结合起来。在中国,学生们通过熟悉这些新的概念,更好地理解到本国过去的历史和遭受到的迫害。在卢旺达,大屠杀教育把当地历史上的种族屠杀提高到更高的层次,使历史学家和教育工作者更容易解读新近的相关事件。该书介绍了“面对历史和我们自己”、美国大屠杀纪念馆等具有国际影响力的机构所提供的强有力的研究成果,展示了在全球推广人权和民主的努力中,传承大屠杀记忆是一项非常重要的工作。 

© Shoah Memorial
Shoah Memorial

为本书撰写了部分内容的Yehuda Bauer说:“不论你是生活在中非、中国、南太平洋,还是瑞士,你都必须对种族灭绝大屠杀的危险保持警惕。大屠杀教育的终极目标就是弘扬人道主义,远离大规模屠杀的极端行为。

“大屠杀”遗址是人类的共同遗产。(链接)它传递着今日促进和平与相互理解的全球信息。教科文组织致力于确保有关大屠杀历史的知识与教训可以被提取出来并向全世界传授。这项任务十分紧迫,因为大屠杀的见证者正在逝去,然而这种反人类的犯罪仍时有发生。教科文组织通过和平与人权教育项目以及联合国所有机构中唯一一项大屠杀教育项目,来促进会员国进行大屠杀历史的教育。研究种族灭绝的历史,就是为了对未来负责。这也是一个召唤,号召保护和促进所有人的尊严,在世界各地建立真正的全球公民社会。

对于大屠杀的否认、不容忍和憎恨等行为要建立壁垒,每一个人都必须做出贡献。教科文组组织总干事说:“我认为,教科文组织在大屠杀教育中的领导工作有助于培育和平文化,我们需要了解过去,防止今日在各种环境下的暴力与歧视。应对暴力极端主义需要基于全球团结新形式的和平文化”。



分享到:
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