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10.2013

非洲的历史

非洲的历史教育情况如何?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出版第一卷《非洲通史》30年后,这个问题将在一个关于《非洲通史》在教育机构中的使用情况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区域性会议(阿克拉,戛纳,10月22日—24日)上得到讨论。

八卷《非洲通史》在将其作为主要参考的非洲大学的图书馆与院系中均有存放。根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调查,61%的非洲大学将其同时用于研究(87.5%)和教学(69%)*。

“这很好但并不足够”,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记忆与历史部负责人阿里·缪莎·艾尔(Ali Mousa Iye)说。“考虑到非洲国家都是这一倡议的一部分,《非洲通史》需要成为所有大学的教学科目。”现状与这一目标之间的差距有一部分是由纸质版本昂贵以致于难以分发以及高等教育机构难以获得网络版本造成的。

于1964年应非洲新兴国家要求而启动,这一项目寻求解决当时非洲学校主要使用欧洲视角的教科书这一问题,并撰写一本没有殖民主义偏见的历史书。许多历史依据自从1980年第一卷《非洲通史》出版都已被覆盖。

 

©unmultimedia

20世纪60年代,非洲许多国家独立之时,几乎没有深入非洲历史的研究。直到1963年,哈佛大学现代历史学教授休·特雷弗·罗珀(Hugh Trevor-Roper)在对学生研究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历史这一愿望发表评论时说:“也许在将来会有一些可以讲授的非洲历史,但现在没有,或者几乎没有:现在只有关于非洲的欧洲历史,其余的大部分都是模糊与无知;而模糊与无知并不是一个历史学科。”

非洲通史的撰写过程是一个很长的而且有时候艰难的过程。撰写的实际工作开始于1970年,伴随着有39名成员的国际科学委员会的成立,其中三分之二的成员是非洲人。《非洲通史》第一卷出现在10年之后,造成了学术与知识界的轰动。埃及考古学家们争论来源于古埃及的非洲文明的起源。在历史研究中口头材料的使用同北非和撒哈拉以南非洲的详细划分一样成为了热门的讨论话题。

尽管如此,《非洲通史》的撰写工作仍在持续进行,八卷《非洲通史》在1980到1999年之间相继出版。以更新前八卷内容以及重述从非洲游散的犹太人对世界的贡献为目的的第九卷将于2013年11月于巴西开始撰写。

 

该项目的第二阶段,关于《非洲通史》的讲授,于2009年开始。它针对与学生使用的课本、教师的辅助材料,也包括学校手册。

术语词典也在准备之中,以纠正因为翻译问题造成的偏差。

术语词典的一个目的,比方说,是去识别一些人用来表示自己的词语,而不是由他人选择的那些词语。因此,“twa”应该指匹格米人,它对于被指的人来说是侮辱性的。术语词典也对例如说“王国”或“帝国”这样的概念提出疑问,它们对于非洲来说并不是完全适用的。

“在适当的时候,我们的目的是使尽可能多的教师和学生成为历史的主人”,阿里·缪莎·艾尔说。“我们同样希望同‘非洲仅仅是因为其自然风光与野生动物而受关注,并饱受战争、饥饿与贫困折磨’这样的陈词滥调作斗争。”

*总共有来自34个国家的将近150个高等教育机构参与了该调查。

 



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