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12.2010 - Director-General

二十一世纪的新人文主义

教科文组织总干事伊琳娜•博科娃-版权© UNESCO/Michel Ravassard

- 教科文组织总干事伊琳娜•博科娃

 

=>“2010年10月7日,教科文组织总干事博科娃在米兰(意大利)发表了演讲,本文是对演讲稿的修订,也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到目前为止提交的首份对新人文主义思想的思考成果”。

        教科文组织的诞生源于这样一个朴素的想法:“既然战争起源于人之思想,故务需于人之思想中筑起保卫和平之屏障”。

        教科文组织《组织法》的序言明确重申了所有追求和平思想与行动的人文主义框架。和平有利于人类,而人类也担负着维护和平主要责任。通过自身的良好意愿、凭借自身意志的力量,人类是和平的最终保证者。我们的工作必须在这一思想层面上展开,通过促进相互理解以及在教育、科学、文化和传播领域展开国际合作,在人们的思想中构建和平。

        教科文组织成立六十五年后的今天,上述基本思想越发显得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为重要。然而,这一基本思想的实施必须适应新时代的要求。全球化加速了民族与文化之间的交融、信息技术的飞速发展,增进和睦友好与社会互动的机会,但同时也加重了误解与不满情绪。气候变化和自然资源的消耗也使一些立场变得强硬。

        这一新形势要求我们重新思考实现相互理解与建设和平的必要条件。世界的变化要求新人文主义不仅是理论性的,而且也是实践性的,换句话说,它不应只注重对价值观的追求——当然这也是必要的——还应当为实施产生实际结果的项目。

        今天,作为一名人文主义者,意味着使这一古老理念不断适应现代世界的特点,而且确切地说,这一努力是没有尽头的。1486年,当时年仅24岁的意大利哲学家皮科•德拉•米兰多拉(Pico della Mirandola,1463-1494)在佛罗伦萨完成了《论人的尊严》,并在这一著作中提出了人文主义的中心思想:“上帝天父,(...)把人(...),放置在世间,并对他说:‘我们创造的你,既不属于天堂,也不属于大地,既不会完全寂灭也不会永生,因此,你尽可凭借赋予你的责任与尊严,按自己的喜好,塑造自己。’”列奥纳多•达•芬奇(1452-1519)的天才就是人类具有无限能力的卓越证明。达•芬奇不仅是一位画家,还是发明家、建筑师和土木工程师,他对所有事物都感兴趣,甚至包括医学和生物学。他的笔记本展现了他永不满足的好奇心:水的运动变化令他着迷;大气层中的反射引发他的思考;他观察自然,观察同时代人的外在姿态及内心变化。他颠覆了伦巴第的肖像画传统,彻底改变了绘画,由于人类精神无限创造力成果的平等性与多样性,他的一生从未停止在不同学科之间建立桥梁。通过他在意大利与法国的旅行、以及他不朽的作品——《蒙娜丽莎》、《最后的晚餐》——达•芬奇将作为人类凭借努力和想象力有所作为的典范永远留在人们的记忆之中。

集体性的诉求

        这种“自我塑造”的工作是一种集体性的诉求,其中蕴含着人文主义思想的另一个重要方面,即一切有所成就的人类生活都必须具备集体性。个体在社会中聚合成为整体,并成为一个社群的成员。人文主义者假定存在着一个将个体相互牢牢联系在一起的人类社群。误解或表面的分歧有可能造成冲突,但将我们联合在一起的共识远远超过那些将我们相隔开来的分歧。联合起来,世界各地的文化就形成一个共同的人类文明。

        建立这一理想的社群是我们的使命,而且眼下正逢其时。全球危机带来的挑战不是任何一个国家可以单独面对的。各个社群都是相互联系的,没有谁可以孤立行动。将人类社群聚合在一起,建立起一个不排斥任何人——无论其出身、年龄、性别或来自哪个大陆——的共同世界要靠我们每一个人。

        这就需要我们去重新发现将人类团结在一起最佳介质是什么?之所以说重新发现,是因为人文主义者一贯认为体现了人类所有思想的文化是一个社会不断发展和繁荣的土壤。

        我们在多样性之外,还拥有一个共通的人类文化。通过交流、通过学习语言和对话、通过科技合作,我们可以超越自身的限制,拓展知识领域,发现其他风俗习惯,并到达我们心目中的理想国,找到联合人类的人性纽带。

        我们需要凭借这一人文主义的理念不断地去更新,去重新发现文化的深刻内涵,并认识到一个全人类的社会对于充实人类的生活的必要性。教科文组织《组织法》坚持这样一个思想:仅仅依靠经济与政治活动,并不能保证人类的和平与繁荣。如果不在思想与道德方面进行合作,人类就不可能拥有持久的和平与全球繁荣。

        现在,我们必须在世界范围内将各时代的人文主义者及众多国度为所城市和国家所设定的理想变为现实。我们必须以人类的基本价值、特别是精神资源为基础,建立一个持久的全人类共同的社会。这就是新人文主义的要害所在,也是教科文组织将发挥主导作用的地方。

建立全球人类社会

        今天,作为一名人文主义者,意味着要在南方、北方、东方和西方国家间架起桥梁,加强人类社会共同承担挑战的能力;意味着确保所有人都能获得优质教育,以使每个人的声音都能在全人类的对话中体现出来;意味着促进科学合作网络、建立研究中心、传播信息技术以加快思想的分享;以及在保持多样的文化表现形式的同时,利用文化建立友好关系并塑造共同的愿景。

        一个有所作为的人应当是一个认识到生活是与他人共同生存并平等相处的人,是一个努力寻找与他人共处之道的人——无论他人生活得有多远。新人文主义要求每个人都能够获得真正参与到我们共同命运中的机会,即使是我们当中那些最边缘化的人群也应拥有这样的机会。新人文主义要求确保包括女孩在内的每一个孩童上学、接受优质教育的权利;要求实现两性平等,并在获取知识与权力方面赋予女性与男性平等的权利。新人文主义还意味着,通过了解和预测可对数以百万计的人口造成影响的干旱、荒漠化和海平面上升等气候变化的结果,更好地把握环境;在保护文化多样性的同时,使生物多样性也得以保护。新人文主义意味着向受灾者伸出援手,无论他们的所在是远是近,在海地还是在巴基斯坦。

        新人文主义还必须成为我们为最贫穷国家发展提供支助时的指导思想。教育、交流、文化和科学是彼此之间有着紧密联系的学科,针对人类面临的挑战,这些学科可以共同提出全球性的、可持续的应对措施。

        教科文组织在1953年通过的一份宣言中就强调了相互理解和文化间对话所发挥的作用:“国家间的理解问题是不同文化间的关系问题。一个相互理解和相互尊重的新的世界社会必须从这些关系中演化而来。这个世界社会必须采取一种新人文主义的形式,其普世性通过多元文化对共同价值观的认同来实现。”*

        二十一世纪的全球化已不再拘泥于“接触”,而是注重“共享”。全球化的人类社会有了更强的自我意识,发展起更为密切的纽带,时间和空间相互衔接。不同人民之间的接触越来越多,不同文化相互交织,各种身份相互混杂。所有国家都在同一个全球化进程中扮演角色,而这一进程也必须让所有国家都能够参与。在此背景之下,由于不同社群之间仍然相互分离,建立一个全人类的社会仅靠相互容忍、尊重和理解是不够的。我们需要围绕共同的工作项目,深化合作,增进和解——这些举措或许可以被看作是相互了解的前奏。

        历史,乃至近代史表明,宣布一个社群的存在远比建立一个社群要容易。整块整块的大陆实际上被排除在了我们渴望建立的这个社群之外——特别是非洲。一个文化内可能出现隔阂;不平等也可在同一个社会中加深。我们必须以实现一个新的团结,把所有的国家都纳入到这个全人类的社会中来为动力。这个计划听上去可能像是乌托邦,但近代史的确显示存在着强烈的团结愿望。我和我的同龄人经历过欧洲被一道墙分割开来的历史时期,为了作为一个大陆站在一起,我们应该学会从过去吸取教训。2000年,联合国千年宣言设定了千年发展目标,标志着所有国家为维护共同意志迈出了重要一步。2010年9月在纽约举行千年发展峰会期间,教科文组织牵头确认了文化和教育在实现减贫和可持续发展目标中具有关键作用。我们必须抓住机会,而不是屈从于怀疑主义。我们必须记住皮科•德拉•米兰多拉传递的理念,相信人性自由以及自由个体具有可以超越外在环境的潜力。

建筑有形的计划

        每一天,我们都看到教科文组织及其项目如何在塑造我们所渴望的共同空间的力量。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由于其拥有的普遍价值而成为了促进相互理解、稳定与发展的工具,为合作、科研和保护提供了框架。建筑师、历史学家与世界各地专家为此进行合作,其实就是来自不同文化、拥有不同意见的男男女女共同参与同一个项目,并以他们的榜样激励着其他人的加入。教科文组织在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领导重建的斯塔尔老桥项目,促使以往的各交战方恢复对话;2005年回归埃塞俄比亚的阿克苏姆方尖碑的重新安置;耶路撒冷老城的保护工作——所有教科文组织牵头的这些项目是把人性与人类个体紧密联系在一起的方式。在科学、传媒和教育等领域,这样的例子也不胜枚举。

        我们的理想雄心勃勃。要取得成功,需要人类精神的力量。在过往,人文主义促进了“俗”语言的使用,以对抗拉丁文的统一。今天,我们也正在学习借鉴多样性的力量。2003年及2005年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公约》和《文化表现形式多样性公约》是我们朝着这个方向努力的工具。每一种文化都提供了一把了解世界的钥匙。任何一把都不能丢失。认为统一性可以简化相互理解是一种错误的认识,因为这只会掩盖分歧。我们已经浪费了自然资源,那么就不要再浪费我们的精神资源了。教育、科学、文化与传播是建立一个统一人类社群的支柱,是可持续发展的基础。将它们置于发展的核心是最明智的投资。这既是新世纪的挑战,也是建设和平的条件。

伊琳娜•博科娃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1953年召开的“文化之间的相互关系:对国际理解的贡献”专家委员会的成果声明。

 




<- Back to: 所有新闻
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