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音自成曲,但奏无弦琴”——采访教科文组织新任亲善大使谭盾
29.03.2013 - UNESCO Corporate Web Services

“大音自成曲,但奏无弦琴”——采访教科文组织新任亲善大使谭盾

教科文组织总干事伊琳娜·博科娃3月22日任命中国作曲家、指挥家谭盾教科文组织亲善大使。谭盾大师向教科文组织网络部门谈及他的任命、他的工作计划,最重要的是,他对音乐和水的思考。

3月22日,教科文组织总干事博科娃女士正式任命您为教科文组织亲善大使。您也将成为第一位来自中国的教科文组织亲善大使。可以谈一下您现在的感受吗?

      很荣幸成为第一位担任教科文组织亲善大使的中国人,这也是对我们中国文化的表彰,对所有中国人的表彰。 

      作为教科文组织亲善大使,我希望可以进一步为文化间对话及水资源保护做出贡献。

      我觉得中国现在变得越来越富裕了,发展程度越来越高,我们应当更多地参与支持全球性的公益活动,并为世界做出更多的贡献。这不仅有益于中华民族的健康成长,也有助于中国在世界范围内发挥更多的作用,具有更大的影响力。我也希望通过我的工作把中国的企业家、教育家、艺术家、管理人员及各行各业的人联合起来,真正地为世界文化的交流乃至传承、保护以及保护世界水资源做出贡献。

3月22日是世界水日。您将在教科文组织举办一场《水之乐》音乐会。为什么水那么吸引你?怎们会想到用水为乐,以水为乐?

       其实我对水的投入已经很长时间了。因为我觉得人跟水的渊源很深,很紧密。人出生之前在妈妈的肚子里就已经听到了水的声音,这是人的一生中最早听到的声音。而且水跟人的关系密切,人的健康、人的文化、人的起源、人的未来都离不开水。 

       我是在湖南浏阳河岸出生的,也一直把水作为音乐来听,我最先的音乐接触的也是水乐器。水的起伏、颜色、声音都和我有着非常紧密的联系。它跟我的信仰有关,和我的灵感有关。就像李白就曾有诗云:大音自成曲——我的理解就是大自然的本身,比如水就拥有非常美的声音;但奏无弦琴——就是做音乐还要琴弦干什么?祖祖辈辈以来,中国的文人和艺术家对水的声音是非常注意的。         

       我现在做很多关于水的文化传播工作,水资源的保护以及水音乐的发掘和创作,其实都跟小时候的记忆有一些关系,因为小时候就是听到湖南本地的堂客们,也就是妇女们在湖边洗衣服、打衣服、洗菜、洗米、洗澡,这些事情都跟河水有关系,我3、4岁的时候一直跟她们在河里泡着,家里的姑姑阿姨天天带着我们玩水,就是因为和她们一起玩水,特别觉得水很好玩。觉得水声很丰富,比小提琴还好听,比二胡还好听,比所有的乐器都好听。所以从这以后,水的声音对我都有很大的影响,占据了我大量的艺术空间。

您自己本人也一直积极参与一些文化遗产的保护工作,比如您正在制作的记录湖南女书的微音乐电影。最初是怎么想到开展这项工作的?作为教科文组织亲善大使,对未来的公益计划有什么展望?

       作为教科文组织亲善大使,我将在两个方面开展更多的工作,一个是文化的传承保护和交流,另一个是自然资源,特别是水资源的保护。对我来说,参与文化的保护和传承,本来就是我的职业的一部分。比如我前一阵子做的《地图》、实景园林昆曲《牡丹亭》,比如现在正在做的女书,其实都和传承、抢救正在消亡的一些传统文化有关,这些文化都是祖先创造遗留下来的非常宝贵的东西。如果我们不只是把它作为博物馆保存的资料,而是把它作为一种创新的资源,我觉得就会更加有意思,所以我每次都是希望在抢救、记录的同时,也创造出一些新的结构和发展脉络。这个工作也作了很长时间了,我觉得越做越有兴趣。

       下一步计划要跟新西兰、中国、澳大利亚做一些水资源的保护、森林的保护、鸟类的保护工作。我们会做关于鸟的音乐,鸟的声音的分类,然后把它们跟中国传统音乐以及未来音乐的发展结合在一起。 

您的作品不仅打破了东西方的界限,而且也突破了艺术门类之间的界限。突破界限,实现真正的交流的最重要因素是什么?

       我觉得我是为了未来而活着的。但是寻找未来的答案一直是在传统中间寻找痕迹,传统的痕迹恰恰会提供很多关于未来的答案,声音是这样,颜色是这样,造型是这样,各种艺术形式都是这样。

 




<- Back to: 所有新闻
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