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教科文组织报告:亚洲科技迈开大步向前发展衰退致使日本脚步放缓
08.11.2010 - UNESCOPRESS

教科文组织报告:亚洲科技迈开大步向前发展衰退致使日本脚步放缓

教科文组织新闻稿2010-144

 

巴黎,11月8日——过去十年中,中国的研究与发展(研发)支出增加了六倍,科学论文的出版量增加了一倍*,中国培养的科学与工程专业的博士毕业生多于美国以外的任何一个国家;此外,由于印度和韩国经济实力的增强,亚洲正迅速成为推动科学与工程研究进步的一股重大力量。与此同时,受全球经济衰退的影响,欧盟、日本和美国(即所谓的三强)的前进脚步正日益放缓。这是《2010年教科文组织科学报告》的部分主要发现。这份于11月10日世界科学日当天在教科文组织总部发布的报告,在以部分章节重点介绍中国、印度、伊朗、日本和韩国等国情况的同时,对全球科学和技术研究的状况进行了全面的阐述。

        根据报告,在2008年由美国次贷危机引发的全球经济衰退中,除日本外,亚洲大部分地区都未受影响。2010年8月,中国甚至超过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其部分原因是中国政府向工业部门投入了大量资金。2000年至2008年,中国国内研发总支出(GERD)从人民币896亿元(合108亿美元)跃升至4616亿元(合665亿美元),年均增幅达22.8%;其研发总支出占国内总产值的比例(一项对经济体之间进行比较的指标),也从2000年的0.90%升至2008年1.54%。

         就研究人员的绝对数量而言,中国也正处在超越美国和欧盟的边缘。2002年至2007年间,中国的研究人员数量几乎翻了一番,从81.05万增加到142万,约占全球总数的20%。中国在全球科学产出中的比例也在不断上升,按《科学引文索引》(SCI)统计的科学出版物数量计算,中国所占的比例从2002年的5.2%,上升到了2008年的10.6%,仅次于美国**。

         尽管上述一系列数字令人印象深刻,但要想与发达国家平起平坐,中国仍然还面临着很长的道路。2007年,美国的研发开支为3681亿美元,是中国的5.5倍。虽然中国的研究人员在数量上几乎与美国相同,但其研究人员的密度还远低于美国,换而言之,在中国,每1000名劳动力中仅有1.83名研究人员,而在美国,这一指标高达9.40。韩国已达到9.17,几乎可与美国相媲美。

         虽然在过去十年中,中国国内研发总开支占国民生产总值的比率大幅增涨,但韩国在这一方面的进展更为显著:其比率从2003年的2.5%,跃升为2008年的3.4%。此外,韩国政府还计划在2012年将这个比例提高到的5%。尽管全球经济衰退使日本的增长放缓,但其国内研发总开支占国民生产总值的比率仍高达3.7%,是世界上最高的国家之一。报告指出,由于经济结构仍以非技术密集型为主,中国目前“依然处在追赶阶段”。

        同样,尽管中国的科学出版物数量可观,但报告指出,其影响力还远远低于美、欧、日三强。中国发表文章的引用率(平均每篇文章的引用率)约为4.61,仅与印度的水平(4.59)大体相当;远低于美国的14.28,英国的12.92,法国的10.82和日本的9.04。中国在另一项指标——专利数量方面,也远远落后于发达国家。以每千名研究人员所拥有的本国居民发明专利数量计算,2007年,中国仅为22.4项,而韩国和日本则分别达到412.9和204.3项,美国在2006年为63.0项。

         韩国是亚洲在全球研发领域的另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该国政府把科学和技术当作成为“先进国家”的关键。报告将韩国形容为“可能是世界上最坚定于发展科学和技术创新(STI)的国家”。韩国的经济增长曾一度依赖于模仿,但它能够在吸收先进技术的基础上,通过投资研发对其进行改进。韩国经济在2008年经历了5.6%的萎缩后,其2010年的预期增长率为4.4%,为经合组织国家之首。

         韩国政府对公共部门的研发投资一直稳步增长,从2003年的49亿美元增至2008年的83亿美元。与此同时,韩国政府还推出了一系列促进私营部门研发投资的刺激方案和税收优惠政策,使其年均增长率在2003至2008年间达到了12.3%。韩国还针对相应需求,使训练有素的研究人员的数量不断增长。2001年,韩国每1万人中研究人员的数量为37.8,到2007年,这一数字增长为53.1,而且该国政府还计划到2012年将这个数字翻番,使科研人员在每万人中增至100人。此外,由于创造了有利的政策环境,韩国研究人员中女性的比例从2003年的18.2%,增加到了2007年的24.6%。2003至2008年间,韩国在美国注册的专利数量增加了99.4%,其总数位居世界第四。

         与中国相同,印度也进入了经济快速发展阶段,但在中国的研发投资增加了近一倍的同时,印度的研发投资率却一直停留在0.8%左右。虽然工业部门在印度国内研发总支出中所占的比重从1991年的14%,上升到了目前的28%,但其国内研发总支出的三分之二仍然由政府提供。在印度,政府投资往往集中于高新技术产业,比如国防、航天、信息技术和制药行业,印度各大学在国内研发总支出的投资中仅占约5%。自2005年以来,印度一直是全球最大的信息技术服务出口国,另一方面,印度制药业的营业额也从1980年的3亿美元,增加到了2008年的约190亿美元,其增长主要通过出口和外国公司的外包业务实现。此外,印度公司也已开始投资外国的高科技公司。报告指出,这使得在彻底接管这些外国公司时,印度公司“可在一夜之间获得其知识资本。”

         然而,尽管印度人口众多,但其研究人员只占世界总数的2.2%,并且高技能人才还在源源不断地流向国外。事实上,印度的工业部门目前正在抱怨技能人才的短缺。此外,由于国外投资者在印度设立的研发中心通过诱人的奖励计划,吸引了该国最优秀的研发人才,使印度国内研发人才短缺的问题进一步加剧。

         与其亚洲邻国不同,日本在全球经济衰退中遭到重创。在科学出版物的数量和人均国内生产总值方面,日本均落后于其他高度发达国家。报告指出,日本的创新体系“在把人力资本研究及研发方面的巨大投入转化为适量的科学和经济价值时,显得力不从心”。但报告也指出,日本存在的一个更为长期的问题在于,早在上世纪90年代,该国就因投资造价高昂的公共建设工程而负债累累。由于人口老龄化而不断增加的社会保障支出,更使得日本经济的困境雪上加霜。报告认为,迄今为止,日本的政策一直为西方模式所主导,“要实现日本科技的健全与可持续发展,需要观念上的根本性改变。”

         尽管如此,日本在包括汽车、电子元器件、数码相机和机床在内的一些重点产业上仍保持主导地位,并正在对以制造业为基础的科技创新模式予以调整,促进产业部门与大学之间的合作关系。在严格控制研发支出的情况下,2002至2007年间,日本政府的研发投入从0.70%下跌为0.64%,但由于产业部门越来越多地意识到研发的重要性并增加投资,2007年,日本国内研发总支出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增长至3.67%。

         2003年以来,日本的研究人员队伍增长了9%,其总数在2008年达82万7291人。与此同时,女性研究人员的数量也在不断增加,但仍低于其他国家。尽管日本制定的目标是使女性研究人员的比例增加到25%,但2003年这一比例为11.2%,到2008年也只达到了13%。此外,日本年轻人口的相对萎缩也导致情况进一步恶化,自2004年以来,该国博士生的注册人数迅速下降。

         在地处东南亚和大洋洲的国家中,有一些是世界上最富有的发达经济体,而另一些却是世界上最贫穷的经济体,与此对应的是,这些国家的科学和技术能力、工作重点以及产出也各不相同。全球经济衰退对这一区域的影响也各不相同。比如,澳大利亚就成功地避免了经济衰退,这一点要归功于其经济中比较完善的金融系统,以及来自中国和印度的大量商品需求。在另一些国家,全球经济衰退之所以没有对其科学部门造成什么影响,完全是因为科学在这些国家受到的重视程度比较低,如柬埔寨、斐济和泰国。在新加坡,全球经济衰退让研发发展受到了更为密切的关注。本区域的一个共同点就是,对气候变化和可再生能源的研究受到越来越多的重视。

        新加坡是目前该地区研发投资增长最快的国家,其国内研发总支出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从2000年的1.9%,攀升至2007年的2.5%。新加坡人均国内研发总支出(以购买力平价计算为1342美元)已超过日本和美国,比英国高出一倍。新加坡的目标是成为区域及世界生物医学研究和信息通信技术的中心。为此,新加坡将重点研究机构按照两个专门中心集中划分。值得注意的是,新加坡在注重在公共资金赞助的研究与企业之间建立紧密联系的同时,仍然对基础研究保持着强烈的关注。新加坡的一项旨在培养本地及全球性人才的政策,通过提供具有全球竞争力的薪水,使得该国全职研究人员的数量出现爆炸性增长:2002年,新加坡每百万人口中的全职研究人员为4398人,到了2007年,这一数字激增至6088人。与之相比较,2006年,美国的同一指数为4663人。

        澳大利亚同样也加强了在研发方面的努力,其国内研发总支出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从2000年的1.5%,上升到了2006年的2.1%,这在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私营机构的贡献(2002年占全国研发总开支的52.5%,2006年为58.3%)。这一发展趋势又得益于中国和印度商品需求的推动。通过扶植与采矿相关的研发所获得的增长,进一步推动了澳大利亚企业研发投资方面的增长。同样,在马来西亚,企业研发投资占研发总开支的比例也从2002年的52.5%,上升至2006年的84.7%,从而刺激了研究人员队伍的壮大(2002年每万人中有295名研究人员,2006年增加到372名)及科学出版物的增加:2000年《科学引文索引》中收录的马来西亚论文数为805篇,2008年,这一数字增长为2712。在企业研发产出方面,2001年,在美国专利和商标局登记的马来西亚专利只有新西兰的一半,到2007年,其专利数量就已超过新西兰。

        报告还专门用一个章节对伊朗的情况进行了重点介绍。伊朗近年来获得的高额石油效益一方面惠及科学,但另一方面也使科学脱离了社会经济需要。伊朗的石油储量仅次于沙特阿拉伯。由于阻碍了在科学和财富之间建立牢固的联系,这实际上起到了不利于创新的作用。伊朗高达75%的研发项目由政府资助,因此,与产业相关的创新并未受到重视。2006年,伊朗国内研发总支出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为0.67%,与7年前的0.55%相比,只有略微的增长。尽管如此,伊朗的高等教育规模迅速扩大:2009年,高等院校的毕业生人数为有8万1000人,而9年前只有1万名。更耐人寻味的是,伊朗接受高等教育的女生的比例从2000年的45%,迅速上升到2007年的52%,2009年的初步数据表明,这一比例已经超过65%。报告指出,“政策制定者必须通过为妇女提供就业机会,对伊朗社会转变中的男性和女性角色予以承认。”

        由一个国际专家组负责编写的《2010年教科文组织科学报告》,根据丰富的数量及质量指数对世界科技的发展趋势进行了分析。报告不仅分章节介绍了世界不同区域的情况,还将巴西、加拿大、中国、古巴、美国、俄罗斯、印度、伊朗、日本、韩国、土耳其等国作为关注的重点。此前,教科文组织曾于1993年、1996年、1998年和2005年发表过四份《教科文组织科学报告》。 

        总干事博科娃在报告的前言中指出,“我相信,为解决我们所面临的错综复杂并不断增长的全球性挑战,区域及国际间的科学合作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为重要。”博科娃表示,由于国际外交将在几年若干年内,越来越多地以科学外交的形式出现,“因此,教科文组织必须而且将继续努力,加强以南南合作为主的国际伙伴关系与合作。科学外交是教科文组织将提倡科学作为其使命的根本原因之一。在科学拥有塑造人类未来的巨大力量,在制定单纯局限于一国之内的科学政策已不再合乎情理的今天,科学外交对教科文组织有着至关重要的意义。”
 
*据《科学引文索引》统计,中国2002年发表文章数量为38 206篇,2008年达到104 968篇。
 
**据《科学引文索引》,美国2008年发表了272 879篇文章,中国104 968篇。
 
                                          *****
记者申请采访请联系:Isabelle Le Fournis(教科文组织公众宣传司)
电话:+33(0)1 45 68 17 48,电子邮件:i.le-fournis(at)unesco.org 
 




<- Back to: 所有新闻
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