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教科文教育助理总干事表示,亚太地区的教育正在进步,但仍是“未竟之业”
18.08.2014 - Education Sector

教科文教育助理总干事表示,亚太地区的教育正在进步,但仍是“未竟之业”

©UNESCO/Sirisak ChaiyasookUNESCO Assistant Director-General for Education, Qian Tang at the Asia-Pacific Regional Education Conference (APREC) held in Bangkok

自全民教育目标于2000年确定以来,亚太地区在教育方面取得了惊人的进展,教科文组织教育助理总干事唐虔表示,在认可已经取得的成功的同时,我们没有时间自鸣得意,尚有太多的“未竟之业”需要开展

唐先生于近日参加了8月在曼谷举办的亚太地区教育大会(APREC),会上来自整个亚太地区的高级别官员汇集一堂,分享全民教育的经验,并对2015后的优先领域达成了一致。

唐先生在APREC场外,就此次大会的重要性,以及在应对经济制约的同时解决国家间与国家内部教育不平等的问题分享了意见。

 

您如何评价亚太地区在完成全民教育目标方面取得的进展?

人们都说过去的十年左右时间亚洲是整个世界发展的引擎,教育方面也是类似的情况。与全球的发展情况相比,亚太地区的教育发展一直处在领军地位。传统上,亚洲的文化使得家庭及社会都赋予了教育与优先的地位。他们一直都有着良好的传统,但是在过去的十五年,越来越多的国家,特别是最不发达国家已经开始赶超了。

1999年到2011年,亚太地区的六项全民教育目标已经取得了令人瞩目的进展,特别是在普及初等教育与性别均等方面。在接下来的十五年,我可以预见亚太地区将会继续保持这一领军地位,并且努力引领教育的进一步发展,特别是在推动平等教育与优质教育方面。

平等与优质-您能否就这两项目标结合亚太地区的情况谈一谈?

我认为目前的最大挑战就是均衡国家间与国家内的发展。在这个地区,我们也有最发达国家和最不发达国家。通过地区内的合作,发达国家可以帮助整个区域平衡发展。

国家内部也存在着同样的挑战,比如说上海就比中国的其他地方发达的多。这对国家的政策制定者是一项挑战,如何处理不同地区间的差别以达到平衡。

2010年被任命为教育助理总干事的时候,谈到了全民教育的目标被渐渐狭变成了千年发展目标中的普及初等教育与性别均等。这一狭变在我们进一步发展全球教育日程时带来了哪些挑战?

自从我成为教育助理总干事的这几年来,我已经会见大约100名教育部长。当我会见拉美国家教育部长时,他们告诉我“你们的千年发展目标(普及初等教育)和我们一点关系都没有,因为初等教育对我们来说早已不是挑战,我们很久之前就普及了。他们还说,下次你们设立全球目标的时候,请考虑我们的情况,考虑中等收入国家甚至是OECD国家的情况。”

相似的情况发生在两年前我会见美国教育秘书长时,他说他面临着很大的挑战,包括识字素养、教育平等,这些情况在美国也依然是挑战。我们应该有一个普适的发展日程。这也是为什么我们正在推广全盘的发展,我们讨论的内容包括终学习的渠道、平等教育、优质教育以及终身教育,这是与每个人息息相关的。

我不认为这个世界上的任何一个国家可以宣布已经完成了这六项目标。当然不同的国家拥有着不同的实力,这个目标设定的与任何人都相关,是一个很高但是可以完成的目标。 

最近教科文组织所遇到的财政困难对教育方面的工作有何种影响?

过去这几年我们的预算削减了30-40% 但与此同时我们的计划外资源有了飙升。这些由捐赠者提供财政资源大多是以国家级项目为目标。我们说服了很多的私人捐赠者、国家以及私人企业,教科文组织是一个可以信赖的合作伙伴,我们由此得以执行我们的项目。举例来说,我们与巴基斯坦政府成为了合作伙伴,共同执行马拉拉女童教育基金。

(财政困难)时的我们需要更努力地寻找计划外资金。就教育部门来说,我并不担心资金的匮乏、我担心的是我们们有足够的人力执行相关的计划。我们筹集到很多的资金,但是目前没有足够的员工。我们是取得成功的受害者。

采访由教科文曼谷办事处的Noel Bolvin进行。

 

 

 




<- Back to: 所有新闻
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