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萨勒曼•侯赛因博士:“展示生物多样性损失和气候变化之间的联系”
23.03.2010 -

萨勒曼•侯赛因博士:“展示生物多样性损失和气候变化之间的联系”

[Translate to chinese:] © UNESCO/Michel Ravassard

生物多样性经济学专家、生态系统经济学与生物多样性研究欧洲协调员萨勒曼•侯赛因在一次教科文组织的采访中,解释了将生物多样性的经济价值算作地球自然资本的重要性。生态系统经济学与生物多样性研究这一工具既能用于计算生态系统提供的服务的价值,并且还能衡量生物多样性损失的经济后果。

采访于2010年1月在教科文组织生物多样性政策会议期间进行。侯赛因博士也在苏格兰爱丁堡的苏格兰农学院任教。

 

教科文组织公众宣传局贝尔纳•詹森托进行了此项采访

  你觉得各国政府在审议自然资源枯竭的代价问题时听从你的意见吗?也就是说你对此表示乐观吗?

        是的,总体上,我觉得我本人和整个生态系统经济学与生物多样性研究界对此都很乐观。我想这个进程是从千年生态系统评估开始的,它在政策制定者那里似乎很受欢迎。生态系统经济学与生物多样性研究还特别受到政界人士的欢迎。在教科文组织举行这类由法国部长召开的生物多样性会议,标志着它在政策方面已经变得非常重要了。

气候变化近期似乎引起了各方关注…

        今天的生物多样性及其保护问题在很大程度上被置于气候变化之后。在生态系统经济学与生物多样性研究中,我们需要展示的是联系——如果你增加所提供的生物多样性服务,进而减少温室气体排放量时,通常会得到双赢的结果。我们应该采取双重手段,清楚用来限制气候变化的行动也会惠及其他方面,生物多样性就是其中之一。

我们知道一些领域不能用金钱量化。例如,联合国原住民问题常设论坛强调我们不能也不应该给自然圣地打上“价签”,因为它们的价值超出任何金钱或经济价值。那么我们怎样才能从经济角度对他们进行考量呢?

        生态系统经济学与生物多样性研究的工作不仅限于经济价值,同时还包括进行评估,包括不为事物定价的估值。并且,我们应该承认,我们不可能为生物多样性或社会或社区的某些部分定价。珍稀森林是其中一例,此外还有许多其他例子。我们在生态系统经济学与生物多样性研究中探讨的问题是,非金钱估值方法,以及可能最为重要且主要的一个问题——多准则决策。本质上,政策制定者多年来都在使用这个方法,只是没这样称呼它而已。比如,他们可能说,“我们想看看那些选择,但只为那些不会破坏珍稀森林质量的选择估值。”所以,我们有不同的进程和机制,因而为物品和服务定价并非总是可能和恰当的。

也不总是有必要的?

        一些情况下既不必要也不恰当,因为经济不能以无限价值运行。一些情况下可以说一些资源拥有趋近于无限的价值。一些情况下,有些人实施自杀以表示控诉,因为他们的珍稀小树林正遭到破坏;可以说这一特别的资源对他们具有无限的价值。所以,我们需要在这一方面使用其他方法。  

  •  *千年生态系统评估:联合国呼吁编写并于2005年由1,360名国际专家完成该报告。千年生态系统评估的目标是评估生态系统变化对人类福祉造成的结果,以及必要行动的科学依据,以提高对这些系统的保护和可持续利用。

关于生态系统经济学与生物多样性研究的更多信息请参见:生物多样性经济学家解读政策

生态系统经济学与生物多样性研究是一项重要的国际倡议,吸引大家关注生物多样性为世界经济带来的福利,强调生物多样性损失和生态系统退化的成本逐渐增高,并综合科学、经济和政策领域的专业技术。  

生态系统经济学与生物多样性研究的目标是引导实际政策回应,关注越来越多由生物多样性和生态系统服务的持续受损造成的影响的证据。

2009年发布的“国家和国际政策制定者的生态系统经济学与生物多样性研究”,显示了生态系统和生物多样性对经济、社会和个人的价值。

研究强调了需要采取紧急行动,以及采取此类行动将带来的好处和机会。报告显示,可持续生物多样性和生态系统服务的代价低于任由生物多样性和生态系统服务继续恶化的代价。

 它表明我们如何才能在政策制定、确定并支持解决方案、新文书和扩大使用现存工具时考虑到生态系统和生物多样性的价值,以探索出一条前进的道路。报告为此强调了政策制定者的需要和政策制定过程中的需要。

 它表明贫困与生态系统和生物多样性的损失之间不可避免地相互关联。许多生态系统和生物多样性服务的直接受益者是最为贫困的人口。受到最大影响的生计是糊口农业、动物饲养、渔业和非正式林业——世界多数穷人以此赖以生存。




<- Back to: 所有新闻
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