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法国国家自然历史博物馆馆长吉勒•伯夫表示:“必须缴纳费用才能使用资源。”
08.04.2010 - UNESCOPRESS

法国国家自然历史博物馆馆长吉勒•伯夫表示:“必须缴纳费用才能使用资源。”

© DR

法国国家自然历史博物馆馆长吉勒•伯夫阐释了对资源,尤其是海洋资源进行价值评估的必要性。他解释说,从经济学的角度来看,免费利用海洋资源并不健康、合理。此外,他还谈到了对现在和过去物种数量的估算方法。

 

2010年1月,在教科文组织召开“科学与生物多样性政策”讨论会期间,吉勒•伯夫接受了贝尔纳•詹森托(教科文组织公共宣传局)的采访:

为什么说海洋是“不收费的公共财产”?这就是尽管蓝鳍金枪鱼属于濒危物种,但是人们仍然认为它是一种“免费资源”的原因吗?

        实际的情况是,采集的植物或捕获的物种往往属于收集者。从长远来看,这显然不是一个经济上可持续的体系。因此有人提议,不仅应当对生态系统进行价值评估,而且还应当对生态系统中的物种进行价值评估。为了发展出一个把每一个物种都囊括在内的资源管理体系,这一体系不仅包括蓝鳍金枪鱼,还有沙丁鱼,甚至新喀里多尼亚的鲨鱼牙化石沉积层,我们还要作出相当的努力。  

决策者开始意识到这些问题了吗? 

        是的。而且有些国家已经开始采取行动,有些国家已经在准备对资源进行价值评估。一些开展同类经济活动的人已经组织起来,以合作社或公司的形式,组成开采某类生态系统的唯一行为体。因为当人们成为某一生态系统的所有者时,人们就会更好地保护它,保护资源。如果说对于沿海海域这很容易理解,那么对于公共海域就远非如此简单。比如说,多金属矿物层,这些富含金属的砾石层遍布深海区广阔的海底。  

为什么?  

        因为有能力去探寻这些资源的人就会倾向于认为这些资源是属于他们的。这就是为什么必须制定法律,强制征税才能开采资源,征得的税款用于保护生态系统、用于日后对生态系统的合理明智管理。日本的渔民合作社就是这类管理的典范,反过来它还对资源管理拥有掌控权。   -        

如何估算物种的数量及其消亡的速度?   

       我们知道博物馆中展出的物种数量,其种类略低于两百万。但是我们掌握大量的“近似值”。就是说当有人要介绍某一个物种,如果他没有仔细核对原来所做的估算就会使用近似值。如何估算我们不知道的物种数量呢?那就要进行非常准确的清算。比如说在婆罗洲或亚马孙古陆,我们圈住一平方公里森林,然后计算所有的物种,逐个排序。海洋也一样:我们取一立方米海水计算,除去鱼类,过滤掉所有不足两微米的种类,按照海水中的脱氧核糖核酸逐一排序。目前我们已知的物种只约占全部物种的20%,还有80%属于未知物种:所以说还有至少五倍多的物种有待测明。也就是说,大约还有1000至3000万个物种不为我们所知,因为有许多微小物种从渔网中漏掉了。其实这就造成了一个问题,如果和有关负责人谈起相关事项时,他们肯定会提醒我们,我们对物种数量所知甚少。而如果把微生物和细菌也计算在内的话,情况就更复杂了……。  

人们对消亡物种的数量有了解么?  

        据估计,自有生命以来共出现了约二十亿种物种。现存的约占1%-1.5%,其他物种都被自然淘汰了。据古生物学家计算,现在我们正以比过去一亿年还要快1000倍的速度促使物种消亡。本来每一千年,就有约千分之一的物种自然灭绝。但到了20世纪,据千年生态系统评估*数据,物种消亡的数量比我们预期的还要多600至1000倍。

    (*)千年生态系统评估(EM)是2005年全世界1360名专家应联合国的要求而起草的报告。其目的是评估生态系统的变化对人类福祉造成的后果。该项评估还应建立科学库,协助制定改善保护和持续使用生态系统的必要措施。  




<- Back to: 所有新闻
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