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沙祖康首次做客教科文组织 纵谈绿色经济和传统文化
29.05.2011 - UNESCOPRESS

沙祖康首次做客教科文组织 纵谈绿色经济和传统文化

沙祖康在教科文组织总部举行的“绿色经济与绿色社会的挑战:态度、政策与治理”的圆桌讨论会上,2011年5月24日。

采访者:教科文组织新闻官员 肖凡

 

位于巴黎中心地带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在联合国系统中担负着通过教育、科学、文化、传播和信息,促进和平与发展的独特使命。这里是各种文化、思想和理念的交汇点,也是对种种全球性问题进行讨论的一个重要论坛。5月24日至5月26日,联合国副秘书长沙祖康首次做客教科文组织总部,并就发展绿色经济和保护传统文化等问题畅谈了自己的想法。

在面临人口持续增长、资源迅速枯竭、气候变化和金融危机等种种挑战的全球化时代,全人类都面临着这样一个问题:在应对这些挑战的同时,消除贫困、实现可持续发展的出路究竟是什么?为就这一问题进行深入的探讨,5月24日,教科文组织举行的“绿色经济与绿色社会的挑战:态度、政策与治理”的圆桌讨论会,将近百名来自各国的专家学者,以及包括教科文组织总干事博科娃、联合国欧洲经济委员会执行秘书扬-库比什(Ján Kubiš)、法国前总理米歇尔-罗卡尔(Michel Rocard)和联合国副秘书长沙祖康在内的高端人士聚集在一起。作为联合国主管经济及社会事务的副秘书长以及即将于明年举行的“联合国可持续发展大会(里约+20)”的秘书长,沙祖康指出,绿色经济和可持续发展是一场变革,而教科文组织在这场变革中的作用不容忽视。

作为此次会议的主题,在全球化的时代,推广绿色经济、绿色社会有什么样的意义?

沙祖康:事实上,国际上对绿色经济这一概念还没有一致的看法。这就像国际恐怖主义一样,什么是恐怖主义?尽管911事件发生后,国际社会对这一问题进行了讨论,但一直没有准确的定义,可大家都明白什么是恐怖主义。我们讲绿色经济,即使没有定义,大家也明白绿色经济是什么。绿色经济的基本要素大家还是有一致看法的。那就是要搞循环经济,在搞生产的同时保护环境,而不是以牺牲环境为代价。这就是我们今天所说的要搞持续发展,这就是绿色经济。但绿色经济不是实现可持续发展的一种手段和工具。现在的情况是人口持续增长,资源迅速枯竭,在这样的情况下,气候变化,再加上金融危机的影响,我们目前的生产和生活的形式已经不可持续了,我们为了向子孙后代负责,应该找到一条让经济持续发展,让他们拥有足够的资源,让他们能够像我们一样、甚至更幸福地生活。我们必须要找到这样一条途径。绿色经济就是这么一条途径。现在中国也正在搞绿色社会,绿色发展,绿色经济。在我今天讲话前包括印度、塞内加尔、挪威、美国在内的很多国家都在搞绿色经济,发展可再生能源。因此它的意义是非常重大的,事关我们的社会能否持续发展,甚至关系到人类的生存问题。绿色经济是最重要的一次工业革命和农业革命,思想革命。

教科文组织在推动向绿色经济的转变过程中能起到什么样的作用?

沙祖康:教科文组织可以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要持续像绿色经济、可持续发展这样的变革,就等于是要改变现有的生产与生活模式。这本身就是一场革命。它首先要求我们转变观念,而转变观念首先要靠教育从小就抓起的教育,从儿童抓起,直至大学乃至整个成年阶段,在整个社会提高大家的认知度。要让大家认识到,绿色经济和可持续发展非常重要。另外,要搞绿色经济,我们就要依靠科学。科技是最大的生产力。搞绿色经济,我们必须要找到开发和使用绿色经济的技术,而促进科学、科技之发展是教科文组织的使命之一。因此,教科文组织是非常重要的国际组织,其潜力和影响力很大。

自从您担任联合国副秘书长后,不少国内的朋友都反应关于您的消息比从前少了,大家都很关心您,想知道您最近在忙什么?

沙祖康:在联合国工作毕竟是国际公务员,跟当中国大使不一样。我现在非常忙,比当大使还要忙。特别是我主管联合国经济和社会事务,本身工作就很重要。再有一个呢,我要成为2012年可持续发展峰会的秘书长,这个工作也非常重要。在某种意义上,人家把我当做中国人,我应该多为我的国家以及国际社会做贡献。

此行不仅是沙祖康作为联合国副秘书长对教科文组织进行的首次访问,也是他对联合国系统内十几家专门机构进行的首次访问。除了探讨绿色经济,沙祖康做客教科文组织的另一个目的是参加5月26日在此举行的教科文组织“和平艺术家”的任命仪式。在教科文组织总部大厦七楼举行的这个仪式上,来自中国的昆曲表演艺术家张军成为为继中国残疾人艺术团、著名影星巩俐之后的第三位获此殊荣的华人艺术家。
 
昆曲这次被相中,其表演艺术家张军荣膺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任命为和平艺术家的殊荣。那么在文化上,中国是否有其他项目能够被选上呢?

 
沙祖康:中国优秀的文化资源还很多,要选上只是时间问题。除了张军以外,我们还有其他一批的艺术家。中国是拥有世界上最古老文明的国家,文化底蕴最深刻的国家,咱们谦虚地讲,之一吧,我们应当努力在国际文化领域上扩大影响力,我们可以做到这一点。一方面把中国的文化推介到国际,同时借鉴其他国家的文化,这方面我们还有大量的文化要做。但实事求是地说,中国文化的古老、优秀及其深刻的内涵,可能会使其他国家、其他文化在理解方面产生一些困难,尤其在涉及语言问题的情况下。这就靠你们年轻人了。把两种语言都学好了,把中文学好,把中国文化学好,把外语搞好,这样就能把它介绍出去,传播出去。

 
您认为昆曲在中国艺术舞台上和国际艺术舞台上有什么特色的地方?

沙祖康:昆曲是所有戏曲的鼻祖之一。尽管我不懂昆曲,但凭着我有限的认识,我认为昆曲是非常高雅、非常得体的,同时也非常活泼、幽默的,内容非常丰富。昆曲还有很多空间,在把现有的内容弄好的前提下,向其他语种发展也是有促进意义的。

沙祖康还指出,由于卡拉斯和帕瓦罗蒂等伟大的艺术家的努力,西方的歌剧冲破了障碍,传播到世界各地,但东方的戏曲尚未完全克服挑战。教科文组织授予张军"和平艺术家"称号这一富有远见的举措不仅有助于文化和非物质文化遗产方面的交流,同时也将对和平与发展做出贡献。

点击观看视频




<- Back to: 所有新闻
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