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莫妮卡•冈萨雷斯•穆希卡:记者若不揭露犯罪与恶行,就会沦为违法乱纪行为的帮凶
01.05.2010 - UNESCOPRESS

莫妮卡•冈萨雷斯•穆希卡:记者若不揭露犯罪与恶行,就会沦为违法乱纪行为的帮凶

©UNESCO/Amita Vohra

采访者:教科文组织公众宣传局卡罗莱纳•赫雷斯(Carolina Jerez)、卢西亚•伊格莱西亚(Lucía Iglesias)

        教科文组织2010年吉列尔莫—卡诺世界新闻自由奖的获得者——莫妮卡•冈萨雷斯•穆希卡(Mónica González Mujica)可能是智利最坚定和执著的记者之一,她将一丝不苟地进行调查性报道作为自己的天职。1971年毕业于智利大学后,穆希卡开始为《世纪报》和《当代杂志》工作。1973年,智利发生政变,萨尔瓦多•阿连德总统被推翻,奥古斯托•皮诺切特建立了血腥独裁统治,穆希卡也因此被迫流亡巴黎,在一家印刷厂当工人。       

        1978年,穆希卡回到智利,但是直到1983年,她才得以重返记者生涯,为包括《缘由》、《分析》杂志在内的一些刊物工作。由于揭露皮诺切特动用公共资金进行的数项非法房地产操作,穆希卡曾被控以26项罪名。尽管这些指控最终都被驳回,但穆希卡却因拒绝透露消息提供者的身份而两度锒铛入狱。

        在《民族报》、《七+7》杂志等出版物担任管理工作后,1995年,穆希卡成为阿根廷《号角报》的驻智利记者,并从2007年5月起开办“新闻与调查中心”。这家中心是一所独立的非盈利性机构,专门从事调查性报道工作。

        莫妮卡•穆希卡致力于捍卫新闻自由的报道为她赢得了多个奖项。此外,她还撰写了下列书籍:1986年与艾德文•哈林顿合著的《巴勒莫街头的炸弹》、1988年与弗洛朗西亚•瓦拉斯合著的《智利是非谈》、1989年与艾格托•孔特拉合著的《联合司令部的秘密》以及2000年撰写的《阴谋——政变一千零一日》。

您获得了教科文组织吉列尔莫—卡诺世界新闻自由奖。这对您意味着什么?

        这简直令人难以置信。获奖一事让我感动,但也深感不负所有人的厚望、不让任何人失望的巨大责任。我认为获得这一奖项应当成为激励我继续埋头工作,而不是裹足不前的动力。我最先想到的就是我在智利的那些或声名显赫、或默默无闻的众多同行,他们和我一起开辟了调查性报道这一重要渠道,但却从未因此而获得任何报酬。在没有民选代表并且几乎没有人敢放声说话的那段时期,是我们这些记者向那些愿意倾听和了解智利发生了什么的人提供了尽可能优质的新闻。当时,我们都感到非常恐惧,因此,我把这个奖献给他们,献给他们所有人,也献给那些同样遭受过恐惧折磨的他们的妻子、丈夫、挚爱亲朋和子女。我知道他们每个人都认为这个奖项就代表着他们,这个奖项同时也属于他们。

您对拉美地区的媒体状况作何评价?

        有两个问题日益对社会知情权构成迫在眉睫的威胁。一是媒体所有权过于集中,美国和西班牙也存在同样的问题。在许多国家都能观察到导致媒体所有权集中的种种模式,这个问题与另一种现象也是分不开的:即一些大的集团控制了多家媒体,因此汇集了电视、广播和报刊,但同时这些集团还保持着它们在农业、矿业、服务业、房地产业等其他生产领域的利益。这就导致了可怕的信息钳制,因为媒体无法客观报道其所有者入股的企业。这个问题非常严重。新闻记者正在的自主、尊严和基本技能正在丧失殆尽,变得有名无实。

        二是独裁政府,它们以新闻记者为敌并使其处于持续的威胁之中。尽管一些独裁政府是以民主的方式掌权的,比如委内瑞拉。不幸的是,在那些国家,任何反对派都不能妥善地维护新闻自由。因为新闻自由意味着提供优质报道,而不是对政府或反对派予以支持。这种威胁正蔓延到其他国家,比如尼加拉瓜和厄瓜多尔,这些国家的总统已经开始把新闻记者视为敌人。我认为这个问题十分严重。正如有组织犯罪集团向公然向记者开战的现象是不能容忍的,通过民主选举而上台的政府实施独裁、做同样的事情也是不能接受的。再加上此前提到的媒体所有权的集中,客观地说,传媒行业的状况令人气馁,这不光显示出新闻业的前途莫测,也将进一步对社会造成深刻影响。

        这一问题不仅事关记者;更涉及到民主作为整体受到破坏和削弱,因为一个不知情的公民很容易为卑鄙而不民主的暴君所蒙蔽。因此,我们这些经历过独裁专政并通过付出许多生命代价才重获自由的人认为,我们不会让民主被削弱、并被独裁政权利用的现象再次重演。糟糕透顶的是,这一切正在一种被全然漠视的情况下发生。
 

三年前,您创立了新闻与调查中心。您可以介绍一下这个中心的宗旨及其运作吗?

        这家中心是三年前建立的,目的是提供调查和分析性新闻报道。在某种意义上,我们并不是一家新闻社,因为我们所感兴趣的,在很大程度上并不是新闻本身及其背景,而是事件的起源及其社会影响。我们试图对各种复杂的事实进行分析。我们没有任何报道主题上的禁忌。我们的唯一的限制是私生活,除非我们发现这个人利用公共资源资助情妇或情人、虐待未成年人,或者是在公众面前把自己树立成道德情操卫士,但在个人生活中的所作所为却大相径庭。另外,我们觉得社会对那些低俗浅薄话题的兴趣出现了空前的高涨,比如什么“灵丹妙药”,这是可怕而荒谬的。这有助于掩人耳目并且给人们一种自己已经掌握了所有资讯的假相,但实际上他们所了解的不过是些八卦。与此同时,真正重要的事情却在他们的眼皮底下发生了,因为媒体根本未予报道。

在您看来,调查类新闻报道的现状如何?

        毫无疑问,调查类新闻报道在世界各地都是最受非难的报道类型。调查类新闻报道是经济危机首当其冲的受害者,那些从事调查工作、身价最高的记者最先被裁员。此外,这类新闻时常会给媒体集团惹麻烦、招致纷争,而经济危机便成为一个再好不过的借口,让媒体集团摆脱一个最擅长深入研究真正对公民生活有决定性作用的棘手话题的新闻服务。媒体集团也因此能够避免与政府、有组织犯罪帮派之间发生磨擦,尤其是避免与资助他们的广告商之间产生矛盾。

        但是,我也需要强调,拉丁美洲地区的调查类新闻报至少达到了与英、美新闻界同样高的质量。这不仅因为现在,还因为我们曾经在独裁统治下从事这类报道。比如,在智利,公开揭露独裁政权所犯罪行的记者冒着极大的风险。我们挣的很少,但是在这样一个政权下,我们别无选择:记者若不揭露犯罪与恶行,就会沦为违法乱纪行为的帮凶。的确,调查类新闻报道工作总是需要极大的个人牺牲,而且需要动用记者的私人财力,说实话,没有任何一家媒体愿意付给记者好几个月的薪酬来对一件事进行深入调查并有朝一日揭露真相。

        总之,我认为新闻业现在面临着重大挑战,我们所面临的挑战并不仅仅是受到生命威胁:在墨西哥,今年已经有五名记者死亡;在洪都拉斯,至少有六名记者死亡;在哥伦比亚,有组织犯罪以及与之大同小异的黑社会非法军事组织一直在威胁记者的安全。更重要的问题在于,这些贩毒团体正在腐蚀着我们的社会。他们的最终目的是剥夺我们的快乐、幸福和生命。为此,与拉美地区大多数国家目前的做法截然不同的是,我们必须对上述犯罪团伙予以打击,保证记者拥有调查和报道的权利,这是相当重要的。

您认为自己职业生涯中最重要的成就是什么?

        我在没有放弃新闻事业的情况下,渡过了从独裁到民主的历程,这就是我最重要的成就。在独裁时期,即使是在被捕入狱、受尽酷刑、朋友被杀、与女儿骨肉分离、与国人共同经历痛苦的情况下,我都没有放弃。当民主降临,我感到有太多的东西需要建立。我做得正确的一点是,我从未放弃新闻事业,在每一次失业后,我都能找到重新立足的方法。由于得到许多人的帮助,我挺下来了,我并不是什么女超人。我很感激在我最恐惧的时刻遇到那些支持我、鼓励我坚持下去的人。另外,作为记者,每一天你都面临着考验,我希望这种状况会一直持续到我死去的那一刻。

您认为这一奖项会以某种方式,使拉美地区其他国家那些身处同样困境的记者同仁得到世人的关注吗?

        现在,真正的英雄在哥伦比亚、墨西哥、洪都拉斯、危地马拉、委内瑞拉、智利等国。在我看来,新闻事业最具英雄特质的一面就是我们每天都在报道新闻,我们没有固定的工作时间,也没有周末,因为新闻行业的目标就是让公众每一天都能够有新的斩获。我们为公众设计前行的路线图,有时这条道路是用鲜血、痛苦与恐惧铺就的。
 
        我真心希望的是,这个奖项能够帮助普通民众了解到新闻记者也是人,我们需要在尊重与尊严中工作。
                                                         ****




<- Back to: 所有新闻
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