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1年教科文组织/吉列尔莫•卡诺世界新闻自由奖得主艾哈迈德•扎伊达巴迪的获奖发言
03.05.2011 - UNESCOPRESS

2011年教科文组织/吉列尔莫•卡诺世界新闻自由奖得主艾哈迈德•扎伊达巴迪的获奖发言

© NetNativeIranian journalist Ahmad Zeidabadi to receive 2011 UNESCO/Guillermo Cano World Press Freedom Prize

教科文组织新闻稿2011 - 46

我要对尊敬的教科文组总干事以及教科文组织吉列尔莫•卡诺世界新闻自由奖评委会的成员表示由衷的敬意及感谢,感谢他们授予我教科文组织/吉列尔莫•卡诺世界新闻自由奖这一荣誉。

        对于我无法到会并无法草拟一份获奖感言,我深感难过和歉疚。正如大家所知,革命法庭除了判处我六年监禁,五年流放以及禁止我终身从事政治、社会和新闻活动之外,还永远剥夺了我写作与发言的权利。因此,任何由我发出的讯息都有可能会加重我和我的家人的痛苦。        尽管有着这样的限制,我仍要明确地指出,在我的职业生涯中,除了我的笔和我的发言,我没有其他任何方式,而且在我使用这些方式时,也从未跨越过伊朗政府法律及法规所规定的狭隘有限的边界。然而,伊朗政府在违背自己的法律和法规的同时,所强加于我的痛苦和折磨让人忍无可忍 —— 那些痛苦和折磨,就像一个人忍受着被钉在十字架上数周的酷刑或是遭受活埋。        在狱中,我不断挣扎着去原谅,但我无法忘却。        最终接受这一奖项,实际上是对我的国家所有因持不同见解遭到监禁的囚犯以及所有我的被监禁或流放的同事们的认可。我要将这一奖项献给我的家人,特别是我的妻子和孩子。除了在这两年中所忍受的精神上的苦痛之外,在过去的十年中,他们也不得不提心吊胆地生活在“敲门声”随时可能来临的恐惧中。每一次突如其来的敲门声,都令他们脆弱而无辜的心难以安宁。        我还要把这一荣誉献给索拉布•阿拉比(Sohrab Arabi) *和其他所有再也没能盼到儿子回家的伤心的母亲们。我要献给所有忍受着与监狱里的亲人分离的含泪的母亲们、姐妹们、女儿和孩子们。        您记挂着我们,上帝也会记住并报答您。        *2009年7月12日,伊朗当局通知19岁的索拉布·阿拉比(Soharab Arabi)的家人,称他死于心脏中弹——这一消息是在他于6月15日的一次抗议游行中失踪之后的第26天传来的。他的母亲,一位“和平母亲”组织的成员,已无数次尝试寻找他的下落。最终,索拉布家人接到传唤,让他们在几张尸体照片中辨认苏赫拉布。索拉布的家人说,有消息传他的尸体是在他失踪5天之后出现在验尸官办公室的。索拉布死于被拘留期间或者是在游行示威中仍旧是个谜。推迟宣布死亡的消息且死因不祥进一步引发了人们的猜测,猜测是否(当时)失踪的其他数十名人士也遭受到同样的命运。此案因此成为轰动一时的案件。

 




<- Back to: 所有新闻
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