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尼•阿拉尼(Ghani Alani) : “书法是字母与生命之间的桥梁”
09.02.2010 -

加尼•阿拉尼(Ghani Alani) : “书法是字母与生命之间的桥梁”

采访:巴桑•曼苏尔

 

2009年联合国沙迦阿拉伯文化奖获得者,加尼•阿拉尼从这项殊荣中看到了书法艺术的复兴。

       “起源之时,就有巴格达”,加尼•阿拉尼是如此开始他的讲述的,讲述他的故乡在阿拉伯穆斯林书法史上的贡献。巴格达还是其它潮流与流派的发源地。加尼•阿拉尼当然也承认书法艺术在阿拉伯-穆斯林的其它几大闻名城市都得到了发展,从安达卢西亚到布卡尔都可以找到其发展的轨迹。

       “我出生的时候便手执一只笔”,加尼•阿拉尼讲道。“我记不清是什么时候第一次尝试写书法的”,他补充道。“在我出生的那条街道上有很多芦苇,人们用它做笔”。加尼•阿拉尼很小的时候就开始工作了。“我的第一份工作是在巴格达的铁路公司上班。白天我打扫车厢,晚上我回家研习”,他讲道。“每周的休息日,就是周五,我会全天学习并练习书法”。

       “我的老师名叫哈赫姆•穆罕默德,他的另一个名字巴格达迪更为人所知。他师从书法名家,这些名家的流派可以追溯到十二世纪前期的阿拔斯流派。我十三岁的时候认识了我的老师。在此后的三年间,我全身心投入了书法研究。在完成了第一阶段的学习之后,第二阶段的学习对我来说变得相对轻松。因为一个字母可以衍生成两个字母,然后这两个字母又组成一个单词,最后成为一句话。”

        书法大师并不只满足于向他传授怎样用笔写字母,他更倾向于解读生命与字母之间的联系。“书法中存在着与灵魂息息相关的东西”,他认为。书法的笔只是胳膊与整个身体的延伸。“我的老师从来不会教我怎样写字母,他让我将注意力更多地放在身体与字母之间的关系上:“手”,他说道,“是不同的,字母由手而生,字母是人的反映。”

      “我研学了哈赫姆•阿勒•巴格达迪的艺术,他是巴格达流派创始者的继承人。有一天,他为我颁发了一个他从未向任何一个学生颁发过的文凭。如果一个书法老师授予他的学生这样一个证书,这意味着他许可他的学生可以在其作品上签上自己的名字。文凭是一张 “正式”的证书,该证书可以证明持有人真正达到了鉴定的水平”。在证书上写着:“这份精致证书的持有者完全消化了阿拉伯书法的规则,发觉了该艺术的所有形式,因此我赋予他在自己优秀的作品下方签上名字的权利……”

       加尼•阿拉尼于1967年离开巴格达奔赴巴黎。“在巴黎,我接受了法律系的高等教育并获得了博士学位”,他解释道。“我希望书法可以成为一种消遣,但是激情占了上峰。法律系毕业生最终脱下了法官的长袍,削尖的芦苇成了他的工作的器具。在颁发文凭的时候,法学院院长对我们说:‘现在,你们已经可以从事法律研究了’。院长的意思是我们所接受的教育已经赋予了我们思考的方法。究其本质,这也是哈赫姆•阿勒•巴格达迪教授在向我们传授书法时常说的。 ”

      “从法律系毕业后,按照我的老师哈赫姆•阿勒•巴格达迪的愿望,我加入了巴格达美术学院”,他解释道。“在我入学的那一年,学院请来了一位土耳其籍的着色大师,哈马德•阿勒•阿米迪。他的课程对我来说非常重要。为此,我同时练习书法与着色,这并不常见。”

     “从一开始,我就努力抓住阿拉伯文明中书法的精髓。从我自己的经验出发,我主攻用书法来表现出整体性与连续性的思想。书法与其它艺术一样,如一条江,不断地有支流汇入。”

        对于加尼•阿拉尼来说,阿拉伯文明中书法的发展并不像人们想的那样与图像表现形式的禁用有关。“这是一个错误的假设”,他自信地表示。“伊斯兰文明中存在图案,尤其在土耳其和伊朗。此外,书法还可以包括象形图像。书法在阿拉伯文明的巅峰更多地归于语言,在伊斯兰时代到来前,是唯一的艺术形式,诗人也为此感到骄傲。语言出现后,书法就诞生了……”

       加尼•阿拉尼还解释了书法的正式起源:“直笔划与弯笔划。自古以来,我们在世界上所有的文字中都发现有象形文字、语音文字和表意文字,其中语音文字带来了音节结构的锲形文字。在出现锲形文字后,文字书写出现了两种形式,直笔划与弯笔划。我们在美索不达米亚文字中可以找到许多插图,如哈穆拉比符号,其字母以笔直为特征,这与当时的习惯是截然相反的”。  

       加尼•阿拉尼还向我们发表了对库比书法的观点。“我从来没有将库比体视为直线体。我觉得抱有这种观点的人是错的,他们错误地认为所有的直线体与角形体都是库比体。事实恰好相反。库比体的起源于库法城,库比的名字就来源于库法,而其出现的时期甚至可以追溯到"悬诗"(Mouaalakats, 在麦加的天方圣堂入口处记录的最著名的七首诗,出现在伊斯兰创始以前)出现以前。对于我来说,我更愿意将库比体看作是角形体。无论是在手写体还是在建筑领域,库比流派都在完善并且用途不断扩大。巴格达流派之后又创造出了草书,包括几种类型,苏尔斯体、迪瓦尼体与娜斯奇体,其中娜斯奇体已经成为印刷体。”

        加尼•阿拉尼以"悬诗"为例,说明即使是最著名的诗歌,人们也怀疑它的存在。“总会有人怀疑悬诗的真实性”,他解释道,“毫无疑问,在伊斯兰时代来临前就已经存在阿拉伯字母的书写体文字。我们在石板上发现了刻在上面的文件、条约、协议,这些史料都要追溯到伊斯兰时代前。我们也在一些考古点上发现了刻在石板上的文章,其中最著名的一处位于马丹沙利(Madaïn Saleh*,在沙特阿拉伯)。

        加尼•阿拉尼在巴黎已经生活了40多年。谈到他自己与西方的关系时,他讲道:“我在欧洲生活过,我与西方社会的交流取得了丰富的成果,无论在哪个方面。虽然阿拉伯的思维方式与西方的思维方式存在着差别,前者以语言为基础,后者以图形为基础。最好的例子就是诗歌,按照前辈的说法《阿拉伯汇编》就是最好的例子”。

        获得联合国沙迦阿拉伯文化奖对加尼•阿拉尼来说有着重大的意义。“首先,这是对书法作为一种艺术的肯定,这种艺术来自于阿拉伯文明的灵魂,并代表者这种文化的主体框架。但是更重要的是,我是以伊拉克艺术家的身份获得该奖项的。这反映了伊拉克不同于屏幕上无穷无尽的战争与暴力场景的另一面”。  

*  该地点载入了世界遗产清单。  




<- Back to: 所有新闻
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