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照片中的女孩——罗茜安•泽娜
31.01.2013 - Education Sector

照片中的女孩——罗茜安•泽娜

照片版权:1944年在立陶宛利达•格鲁布维恩的农场的罗茜安•巴吉安斯基以及现在的罗茜安•泽娜 © United States Holocaust Memorial Museum, Washington / Rosian Zerner

“我就是这份公告的照片中的女孩!”得知缅怀大屠杀受难者国际纪念日(1月27日)活动的消息后,罗茜安•泽娜在给教科文组织的信中这样写道。

        “我们从美国大屠杀纪念馆处得到了这张照片,并为照片上小女孩的灿烂微笑和大屠杀残酷现实的巨大反差感到震惊”,教科文组织国际纪念日协调官员卡雷尔•法卡帕尼(Karel Fracapane)说,“拍摄这张照片时,她刚刚逃脱立陶宛科夫诺贫民窟的恐怖环境,过着隐姓埋名的生活,居无定所,远离父母。但我们并不知‘照片中的女孩’还活着。”

        罗茜安•泽娜的确活着,目前在美国波士顿地区,她欣然接受了来自教科文组织的采访。

当您看到这张照片的时候,感觉如何?  

        “我惊讶地看着告示上自己的脸,这张脸同时也在看着我。我之前将这张照片捐赠给大屠杀纪念馆。这是在利达•格鲁布维恩(Lyda Goluboviene)的农场拍摄的,这位农场主是我的主重要营救者。我还清楚地记得这件大衣——我在整个二次世界大战期间都穿着它。它一直不显得小,因为我当时越来越瘦!”

您是否还有这张照片中的小女孩的乐观精神?

        当然,我始终努力保持积极态度。我相信奇迹——事实上,我就是出现奇迹的生动证明。我不仅在大屠杀中幸存,还在立陶宛与家人团聚,而立陶宛当时有95%的犹太人都被杀害,其中就有我的家族的另外40名成员。

2013年缅怀大屠杀受难者国际纪念日的主题为“关心的勇气:大屠杀中的营救”。当时您遇到多少营救助您的人?

        至少有七位。他们行动多数出于其信念和对人类生命的尊重,此外,他们对一个更好的世界拥有信心。不幸的是,当时勇于冒这样风险的人还是太少了。

您是如何逃离科夫诺贫民窟的,而谁是您的第一位营救者?

        我的第一位营救者是波恩娅•布德凯蒂(Bronja Budreikaite),她是我父亲的秘书,当时她在环绕贫民窟的铁丝网栅栏的另一头把我接了出去。我那时只有六岁。是我的父母(事实上,他们才是我最早的营救者)避开守卫、探照灯和看守犬,把我从他们事先在铁丝网底下挖好的一个洞里推了出去。从此,我在战争期间的名字便成为了伊琳娜•布德凯蒂(Irena Budreikaite)。

您的营救者都是怎样的人?

        他们都是平凡人,大部分是妇女,但他们的事迹使他们成为了不平凡的人:一位农妇、一位女裁缝、一位记者、一位家庭主妇。有些俄罗斯血统的基督教科学家。甚至有一位德国人救了我。这些人也营救了其他人:一位聋哑人,一位俄罗斯寡妇和她的孩子们,还有其他的犹太人。

您的营救者把您藏在了哪里?

        我曾被藏在住家、阁楼、仓库还有森林里。我曾躲在一间孤儿院,在那里,由于虱子我剃成了光头,院里的一些修女揭发我,是牧师保护了我。在乡村,一些人保护我,而另一些人如果知道我是犹太人,就会杀了我。 每每察觉别人怀疑,我就必须离开。如果战争再持续下去,我就没有藏身之处了。我偶尔想停止逃亡的脚步,但我的求生意志战胜了一切。

对您来说,大屠杀教育的作用是什么?

        教育是必须做的。我们必须牢记大屠杀的事实和意义并教育后代。作为见证大屠杀的最后一代中的一员,我感受到说出真相的个人责任。我这样做,不仅为了向那些营救我的人表示感激并对受难者表示缅怀,还因为我担忧目前在一些国家,甚至包括在其最高级别,出现大屠杀修正主义和否认大屠杀的现象。或许大屠杀教育能够成为明鉴,避免历史重蹈覆辙,并成为指向更美好的世界的明灯。  

采访者让•奥沙利文(Jean O’Sullivan)  

罗茜安•泽娜的所有重要营救者的姓名都被记录在Yad Vashem耶路撒冷犹太人大屠杀烈士及英雄国家纪念馆的“各国正义之士”名单中。他们分别是波恩娅•布德凯蒂(Bronja Budreikaite), 纳塔利亚•夫卡勒维奇特(Natalija Fugaleviciute),纳塔利亚•耶格洛娃( Natalija Yegorova), 利达•格鲁布维恩( Lyda Goluboviene), 维陶塔斯•考耶特斯卡斯(Vitautas Kaunietskas), 海伦•霍尔兹曼(Helene Holzman)以及她的女儿玛格丽特•霍尔兹曼( Margarete Holzman),玛格丽特目前仍然生活在德国。




<- Back to: 所有新闻
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