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联合国“青年捍卫者”莫妮卡•科尔曼:“世界青年如此不同,却又如此相似”
14.06.2011 - UNESCOPRESS

联合国“青年捍卫者”莫妮卡•科尔曼:“世界青年如此不同,却又如此相似”

联合国“青年捍卫者”,美国歌手和演员莫妮卡•科尔曼,版权© UN Photo/E. Schneider

作为联合国“青年捍卫者”,31岁的美国歌手和演员莫妮卡•科尔曼的使命是提高公众对国际青年年(2010年8月至2011年8月)的主题(即“对话和相互了解”)的意识。她的目标是不让这一使命停留在一纸声明上,而是真正为青年提供表达想法和意见的机会。莫妮卡·科尔曼于6月14日到访教科文组织总部。以下是教科文组织杂志《信使》2011年7-9月刊中卡捷琳娜•马可洛娃对莫妮卡•科尔曼进行采访的内容首发。

201011你被联合国委任为青年捍卫者。三个月后,你出发进行环球宣传的目标是什么?

    此行既是为了推动国际青年年,也是为了我个人。在生活的某个时刻,让自己走出舒适区离开那些熟悉的事物通过别人的眼睛去发现新的东西,是很重要的。生活在美国,我感到自己对世界其余各地所知甚少作为青年先锋和一个人,假如没有亲眼目睹过,从何而谈贫困;假从未见过任何做出杰出事迹也无法及青人能取得的惊人成就。

在阿拉伯国家的动乱中,青年发挥了巨大的作用。它是否改变了你对使命的看法

    我环球宣传的第一站最初打算是突尼斯。而我打算出发的那天,动乱爆发的那天。出于安全原因,我们不得不改变了行程。我此行的任务之一,是问题加剧成为动乱之前,设法说出这些问题。我现在在旅途中所能做的一件事,是去了解这些在底层涌动的问题,并使人们认识到这些问题

    这些年轻人反应,是他们对有生以来经受的痛苦,及其家庭和父母承受一生的痛苦战争和折磨的不满情绪的爆发。我认为他们并不想搞破坏。他们只是采用了他们唯一知道方式作出了反应不能因此而指责他们,但我更愿意寻求不同的和平的解决方式。我想提醒所有的年轻人想想马丁·路德·甘地纳尔逊·曼德拉采取的方法

    在今年二月菲律宾人庆祝和平革命(即结束了马科斯独裁统治革命25周年的那一天,我在当地菲律宾的革命能够让妇女孕妇和儿童参与众志成城,为了同一个目标努力没有人死亡。这是我想要的那种革命。


的在线访谈节目《我要和莫妮卡说话》中,你强调互联网的力量赋予了青们发言权

    我要和莫妮卡说话》的确是一个青年平台。是我谈论被人们忽略了的事物的地方,我尝试从不同的角度谈论这些事物。我也在那里采访名人专家我在世界上遇到的人们

    这个节目的主要目的是帮助们,让他们发现自己敬拥有和自己相似的兴趣他们没有什么不同,以及打破刻板印象。我在澳大利亚的时候,采访了住在墨尔本公房里的穆斯林青年难民。她21岁,戴着面纱,完全否认关于穆斯林女性的古板成见,即她们依然压迫,没有发言权

你在行程中遇见的青年一样,还是个国家的青年都

    青年人其实很相似。(笑)他们最大的区别是,发展中国家的青年世界时事非常了解。他们不得不这样,因为这些事就发生在他们的门,他们可能在上学路上就会遇见

    而在发达国家,有时我们可能会不太了解世界时事。我们往往陷自己个人事务的漩涡中

青年们提出的最紧迫的问题是什么?

    一些国家,如澳大利亚,最的挑战是自尊,帮助青少年找到更好的自我感觉。自杀是一个大问题。

    在孟加拉国,情况几乎相反。我采访的一个学生说:“我们在这里为了生存而争扎的时候,发达国家的人们轻易放弃自己命,你怎么能指望他们认识到这些。”这句话真正振聋发聩。这说明了一切。

    青年们相同的一点是,每个寻找在这个世界上自己的位置。我试着向他们解释说服他们,无论他们来自哪个国家、属于哪个社会经济阶层、来自什么宗教背景、拥有何种特权或处于何种劣势,他们都拥有无限的可能性,要相信自己的价值和潜力我们都有需要克服障碍。我们必须自己来克服这些障碍。而我们一旦克服了它们之后重要的是去帮助解放世界上的的兄弟姐妹。

    我们的重点不是要改变整个世界,其实我们的重点可以只改变我们自己的世界。因为如果每个人专注于改变自己的社区或村庄,合起来我们将改变整个世界。

国际青年年结束后,你还想继续支持世界各地的年吗?

    当然,这仅仅是开始!我打算把重点我要和莫妮卡说话》上。我希望能成为互联网采用新技术的一个互动场所并向电视平台发展

    在我的演艺生涯中,我想演那些有助于加强和推动这一运动发展的角色。我认为,娱乐和艺术是加任何一个绝妙的方式。通常,当我和人们谈他们为什么决定有所作为,他们为什么加入某个组织,他们为什么会热爱某一事物,他们往往追溯至一本书或一首歌曲或一部电影。因此,我想继续创造这种激发灵感的艺术机会。

卡捷琳娜·马可洛娃采访莫妮卡·科尔曼




<- Back to: 所有新闻
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