减少二氧化碳排放是应对海洋酸化的唯一可行的办法

© UNESCO. Interview with Kirsten Isensee, marine biologist specialized in ocean carbon.

海洋碳排放领域海洋生物学家 Kirsten Isensee 女士采访

 

1月16日,在日内瓦召开的全球海洋酸化观察网络研讨会上,目前正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政府间海洋学委员会工作、海洋碳排放领域的海洋生物学家Kristen Isensee女士介绍了海洋酸化所带来的威胁,并解释了观察网在这一过程中所扮演的角色。

 

 

全球海洋酸化观察网于2012年创立,致力于推动各国专家(目前已经有28个国家的专家参与)提供可靠和有可比性的数据,以便评估海洋酸化的程度及酸化在世界范围内的影响。此观察网旨在建立一个全球的数据库,并利用这些数据进行预测。

 

现有数据足够多吗?

海洋酸化是一个复杂并且难以观察的现象,将这个现象从其它影响海洋的各种因子中分离出来是一项具有挑战性的工作。另外,观察它的发展过程以及它对生态系统的影响需要一定的时间。如果将不同物种的代际跨度加以考虑,观察酸化的影响以及物种对它们不断变化环境的适应程度,这个过程可能需要几个月甚至几年的时间。现阶段进行的绝大所数研究还局限于短期观察和实验室研究。这远远不够。我们需要在海洋环境里进行实验以加深我们的知识,但是所产生巨大费用增加了工作难度。

Compared with preindustrial levels shown here, the projected increase in ocean acidity is about 170% by 2100 if high CO2 emissions continue (RCP* 8.5).

 

海洋酸化给环境带来的威胁有多大?

自从工业时代开始以来,海洋的酸度增加了26%。这是因为向大气排放的部分二氧化碳被海洋吸收,进而引发连锁化学反应,降低了海水的ph值。这个过程被称作酸化,在被考察水温增加的参考指标时,也被称作“另一个二氧化碳问题”(与二氧化碳相关的另一个环境问题)。当酸度增加,海洋吸收二氧化碳的能力相应下降。高速酸化是一个值得关注的问题,因为物种在短时间内很难适应这种变化。这个现象对珊瑚和贝类有着负面的影响,在酸度提升的环境里,它们的碳酸钙外壳会更难形成和维持。

 

人们已经观察到了海洋酸化对经济的负面影响,比如美国西海岸孵化场牡蛎的高死亡率就导致了产量的降低。必须牢记的是,酸化对整个海洋都会产生作用,包括较少或不直接受人类行为影响的地区,例如北极。这同时也佐证了全球海洋各部分是贯通为一个整体的系统。

© NOAA
The Limacina helicina pictured here is a victim of ocean acidification. Its normally-protective shell is so thin and fragile, it is transparent.

 

人们对这个问题是否有足够的认识,问题能否得到很好地解决?

这个问题至少在科学界已经开始受到关注。2004年,当首届“高二氧化碳世界的海洋”研讨会在巴黎举行时,这个议题还鲜为人知。但现在情况已不再如此。第一届研讨会吸引了120位参与者。2012年在美国的蒙特雷举行的上一届研讨会,共有530位专家、科学家出席。有关海洋酸化的出版物和会议的增多也反映出这一领域的研究有较大的进展。另一项显著的成果就是酸化问题在2012年联合国可持续发展大会的最终成果文件中被提及,这是前所未有的。

 

有没有减缓海洋酸化的可能?

只有一个方法:降低我们的二氧化碳排放。但是,我们依然有可能通过作用于影响海洋的因素,通过设立海洋保护区以及对沿海地区进行可持续管理,来提升当地生态系统的复原能力。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政府间海洋学委员会的作用是什么?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政府间海洋学委员会在确定威胁海洋因素方面一直是先驱。海洋酸化是一个较新的研究领域,政府间海洋学委员会从一开始就是这个议题的主要研究机构。委员会参与推行了多项国际倡议,例如建立海洋酸化国际合作中心和国际海洋观测系统。委员会为科学家和政策制定者共同探讨此问题提供了平台。尽管发展中国家并不是二氧化碳的最大排放者,但委员会还是寻求让发展中国家也参与进来,因为海洋关系到我们所有人。

 

 

教科文组织媒体处Agnès Bardon采访

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