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6.2013 - Social and Human Sciences Sector

“经济全球化与飞速的科学进步带来了新挑战”——斯洛伐克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全国委员会主席陆德维•莫纳尔访谈录

Ľudovít Molnár © All Rights Reserved

2013年5月27-29日在斯洛伐克布拉迪斯拉发(Bratislava)举办的“第八届世界科学知识与技术伦理委员会(COMEST)常会”召开之际,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斯洛伐克委员会主席陆德维•莫纳尔(Ľudovít Molnár)就气候变化、科学等有关可持续发展的伦理问题阐明了他的观点。第八届COMEST常会的后续会议于5月30-31日在斯洛伐克布拉迪斯拉发召开,此会由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与斯洛伐克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全国委员会共同举办。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采访)

这是世界科学知识与技术伦理委员会(COMEST)首次在中欧国家召开法定会议。为什么斯洛伐克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全国委员会向教科文组织总干事申请在布拉迪斯拉发举办今年的COMEST法定会议?

通过斯洛伐克生物伦理委员会主席玛尔塔·库拉若娃(Marta Kollárová)的努力,斯洛伐克成为了COMEST的一员。COMEST讨论的主要议题意义重大,对斯洛伐克本国来说亦是如此。

从1989年的“天鹅绒革命”到1993年创建独立国家,从建设民主机构和发展市场经济到完全融入欧盟和全球化进程,近年来,斯洛伐克经历了一系列飞速且巨大的社会变革。

斯洛伐克作为一个独立国家仅仅经历了20个春秋,但居住在这片土地上的人民却拥有极为悠久的科学技术历史,长久以来,他们运用科技促进着当地的经济与社会发展。科学和技术需要依靠教育,而正是在斯洛伐克出现了早期技术大学的雏型,世界上最早的高等技术教育机构之一也起源于此。1762年,玛丽娅·特蕾莎女王在斯洛伐克成立了“班斯卡什佳夫尼察矿业学院”,这是世界上最早的技术高中之一。因此,本学年我们正在庆祝高中技术教育创办以来走过的第350多个年头。

矿业学院的教育和科学成果极大地促进了班斯卡什佳夫尼察及其周边的经济和社会发展。因此,不论是在高度依靠科技的高中技术教育方面,还是在促进经济和社会发展的科技应用方面,我们都掌握了丰富的知识和实践经验。此外,我们还清楚的意识到,科技效益的大小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应用科技的人士对这些资源的认识。

在1989年和1993年发生的巨大变革深刻地影响了斯洛伐克科技发展的方方面面,其中包括科学研究、科学工作者的地位、职业科学培训、不同层次的科学教育、科学成果的行业应用,以及造福于当代和未来的人类可持续发展等等。斯洛伐克拥有众多来自各个领域的专业科学研究者,他们代表着我国社会的活力群体。这些科学家积极参与到了有关重大科技伦理议题的公共讨论中。斯洛伐克拥有中欧和东欧国家中最活跃的民间团体之一,民众从言论自由、表达自由和获取信息与知识的自由等充分尊重人权和基本自由的角度出发,对一些议题展开了热烈讨论,例如是否在农业生产中采用可能危害人体健康和自然的争议性技术革新,以及新型信息与通信技术对构建公开、民主的社会的影响。

斯洛伐克关注气候变化的问题。位于喀尔巴阡山脉的原始山毛榉林因具有丰富的自然多样性被联合国列入了世界遗产名录,但这片自然资源却遭受了气候变化的影响。因此,斯洛伐克全国委员会很高兴作为第八届COMEST常会的东道主,会议将总结多年来的工作,以期建立气候变化政策的伦理原则与责任框架,从而通过有效的全球治理应对气候变化的消极影响;同时,会议也将探讨科学领域的问题——现代全球挑战影响下的社会关系。

紧接着第八届COMEST会议,斯洛伐克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全国委员会将与教科文组织共同举办为期两天的“新型科技伦理问题”国际会议。与会者包括COMEST的成员国以及联合国工业发展组织(UNIDO)的一些国际专家和代表,他们将探讨在全面实现享有安全饮用水的人权以及运用纳米技术进行水管理的进程中科学对可持续发展的贡献。此外,会议还将讨论科学对实现享受科学进步及其应用所产生的利益这一权利的贡献。

COMEST受邀参与到一项正在进行的协商程序中,讨论修改和更新1974年《关于科学研究人员地位的建议书》的可行性。斯洛伐克在递交给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文件中强调该建议书的持续相关性,并支持修改建议书的意见。为什么我们需要修改这份文件,并且为什么此刻需要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参与进来?

我们全力支持COMEST对1974年《关于科学研究人员地位的建议书》所提出的修改意见。建议书讨论了两方面议题:一个是在科技伦理方面,一个是在科学机构组织和综合科学政策方面。建议书中的主要伦理原则在今天仍旧具有很大相关性,其中包括科学研究人员的非歧视权、作品完整权、自由权与自主权,以及对他们的人权和基本自由的尊重。

然而,如今科学所处的地缘政治、社会和文化环境与1974年的情况迥然不同。经济全球化与飞速的科学进步带来了新挑战,导致科学研究的私有化和商业化,也愈发加重了科学家的负担。这些现象是1974年的建议书中所未曾预料到的,它们有可能引发涉及科学的不端与欺诈行为。

所以,是时候更新并修改这份建议书了。同时,相比起草一份全新的文件,对原有文本进行修改并达成国际共识要容易得多。此外,为了让1974年的建议书中声明的科学伦理原则获得重视,我坚信应当创建一个监管机制。

这将允许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监测成员国实现人民享有获得享受科学进步及其应用的利益的权利这一目标,而目标的达成反过来又会促进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之间旨在实现可持续发展的国际科学合作。因此,修改1974年的建议书是联合国教育、科学及文化组织这一名称中的“科学”的职责。斯洛伐克很高兴能够参与到其中。

 




<- Back to: 全球环境变化
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