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中的哲学:过去和现在

自建立之时,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曾用哲学手段去实现那些激励了宪章的产生的理想,这些理想来源于哲学传统的复兴。

1942年,当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结果还是未知数时,同盟国的教育部长们聚在了一起,意图建立一个组织,通过道德与智慧的手段,帮助世界远离憎恨、狂热和蒙昧。

在这个新组织的第一次会议上(伦敦,1945),利昂·布鲁姆(Leon Blum),该组织的副主席,指出这场战争实质上是意识形态的战争,它也显示了教育、文化和科学能够在何种程度上被用来与人类的共同利益相抵触。教育、文化与科学不仅仅需要单纯的发展:它们需要以“意识形态”为灵魂,坚持民主与发展,这些是世界范围内和平与团结的逻辑条件和心理基础。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宪章的序言,通过于19451116日,反复陈述:这是一场“因为背弃了尊严、平等、相互尊重等等民主准则而变得可能的战争”,源于对冲突的忽视与偏见,而不是教育、文化和科学的衰退。

那么,序言的第一条“由于战争开始于人的思想,那么在人类的思想中必须建立起保卫和平的观念”该如何理解?想要实现这一点,必须深入建立人类知识的接触和交流,促进相互理解,增进人类道德与智慧的团结一致,这是保证真实持久和平的唯一途径。

也许就是从这里,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创始人们找到了鼓舞他们的乌托邦精神。

一个道德与政治的目标

哲学界的状况需要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采取有效的行动。战争干扰了不同国家的哲学家们的交流,大学和大学生们面对的是一片空虚,也鲜有新的出版物。

但是,最严重的是,哲学的概念被“绑架”了,被改造得适用于极权主义国家的宣传;而且,甚至在民主制国家,人类尊严的准则也被排挤到了不显眼的地方,取而代之的是对效率的追求。

因此,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试图传播、施行甚至普及一种国际化的哲学文化,其目的是重新唤回对人类个体的尊重,对和平的热爱,对狭隘民族主义和强权统治的憎恶以及对于文化理想的忠诚。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决定要让每个人都感受到它的道德与政治哲学的价值观,同时也鼓励哲学界进行自己的研究与发展。因此,以下是它的两个主要目标:

l  建立国际性的工具来支持哲学研究

l  让哲学服务于国际教育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创始人们没有把哲学局限在纯粹的形而上学的领域,规范哲学,理论的伦理学或是个体心理学的范畴,而是见证着它的研究领域越过人类知识的边界,向一切人类活动进发。

哲学的范畴因而越来越接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范围。因此,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行动有以下目的:

l  促进国际哲学研究:支持、激励和协调哲学组织、大学和出版商的活动;唤起和鼓励各国哲学家之间的交流;建立哲学家之间直接的沟通渠道;直接出版或鼓励出版国际出版物(书目,文件,手稿,翻译作品,杂志,翻译索引,术语表);鼓励教授和学生进行国际交换学习;最终是大学的部分国际化和它们的哲学分支专门化。

l  保证哲学承担起唤醒社会观念的功能:挖掘人类权益的深层概念——尤其是现代社会的个体权益;研究人类文明的现状和现代道德心的不确定性以及可能的解决方案;传播有关以上话题的现有研究以及参与训练小学教师。

帕特里斯•弗莫伦(Patrice Vermeren)的书《通过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认识哲学(La philosophie saisie par lUNESCO)》追溯描写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致力于哲学发展的整段历史。

下载全文[PDF,法语]

 

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