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艾滋病日

与艾滋病作斗争的生活

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初,南非在庆祝纳尔逊•曼德拉的释放,普鲁登斯•玛贝尔却发现自己艾滋病血清检验呈阳性。两年后,她成为南非首批公开承认身染艾滋病的女性之一。这一勇敢决定的动机在于她希望扫除艾滋病毒给自己带来的耻辱。

琳达•诺德灵会面普鲁登斯•玛贝尔

从普鲁登斯•玛贝尔得知将改变她生活的消息——艾滋病血清检验呈阳性——那天起,时间已经过去了二十年。一个真正的打击。因为在那个时代,艾滋病是和同性恋者、妓女有关的病,普通的学生是不会得这一病的。 “我试着弄明白自己是如何染上这种病的。”普鲁登斯•玛贝尔回忆说,“我的生活和每个人的生活一样。星期天去教堂。星期六和朋友们见面,有时一起吃喝玩耍。感染艾滋病是件不可理解的事情。”

普鲁登斯属于女强人类型的祖母养大,二十世纪七十年代生活在约翰内斯堡郊区。虽然是种族隔离的教育体系,她还是受了良好的教育。1990年,她到开普敦接受高等教育。关于她的“状况”的消息马上传播整个校园,她的处境不佳。老师和学生在她后面指指点点,学生纪律委员会传唤了她,她知道学校想开除她。她被迫咨询一个心理学家,后者向大学就她的情况撰写了一份报告。她回忆说:“我和他说的所有的话都出现在这份报告里,毫无隐私权。”

普鲁登斯离校的时候进行了抗议,并咨询了律师。但同样的,律师也失信了。普鲁登斯说:“我向他解释了我的情况,告诉他想反抗学校的意愿,但他对这些不感兴趣。”

重新获得尊重

普鲁登斯感到孤单、气馁,于是她联系了开普敦市当地艾滋病信息和预防中心。“这个中心的人很高兴见到我,因为他们需要承认自己得病并和艾滋病歧视作斗争的人。”由此她意识到参与将是 重新获得权力和尊重的好方法。

她会见医疗队,以测试医院对艾滋病患者的治疗方式。“那时,一个患者到医院就诊,大家都把他当做一个差不多已经死了的人。”她说,“医生用辛辣讽刺的语调向患者宣布艾滋病,然后等待他们出现其它病症。医生采取自我保护的措施是合法的,但是很多措施确实根本没有必要。”

艾滋病的严重性,使她在参观开普敦附近一个“癌症病房”时首次爆发了愤怒。那个中心的男性白人同性恋病人衰弱不堪。她说:“坦率地说,那些男人得的并不是癌症,他们正死于艾滋病。”她被那些景象吓坏了。难道等待她的是那里吗?但是,一个患者对她保证还有希望。她说:“他命令我离开,好好过我的日子。”

那次参观成了一个转折点。普鲁登斯开始给开普敦的一些医院写信,请求和其他感染艾滋病毒的人见面。这使她和别的和她一样染病的妇女建立了联系。

1995年,她参与了全国艾滋病毒/艾滋病感染者协会的成立工作。同年,南非承办了一次关于大流行病的大型国际会议。随着普鲁登斯声誉日上,人们对她的评价也变了。她说:“南非各地的人们指着我说:‘就是这个女人得了艾滋病。’”

为妇女而设的组织

普鲁登斯知道艾滋病将夺去大量黑人妇女、贫困妇女的生命。南非的强奸率曾经是——现在仍然是——全球最高的国家之一。妇女往往被剥夺了对自己身体的掌控权。避孕套可以避免传染,但妇女通常无法强制使用。

普鲁登斯在1996年着手成立艾滋病毒阳性妇女网络。她说:“我想赋予黑人妇女权力。” 艾滋病毒阳性妇女面临的问题首次登上了报纸头版。

万事开头难。由于缺乏资金,普鲁登斯不得不自掏腰包。此外,对于南非艾滋病毒阳性者来说,前景不祥。她说:“很多人由于没有治疗而死亡。没有任何治疗。能否活下去靠的是自己。”

今天,艾滋病毒诊断已经不再等同于死刑。艾滋病毒阳性妇女网络希望在血清反应阳性的妇女中间散布的其中一个信息就是:有别的办法。普鲁登斯说:“我对她们说:现在是改变生活的时候了。”

很多妇女在实现重要目标之前都来网络工作过。其中一个来的时候认为自己的生命已经结束了,现在拥有了博士学位;另一个,是个被强奸而感染上艾滋病毒的教师,现在在联合国工作;还有一个来的时候没有学历资格,现在已经受聘于一家银行。

放松警惕

然而,还是有太多的人继续感染病毒。普鲁登斯对此感到非常遗憾。她肯定地说:“文化是罪魁祸首。男人对于妇女权利和性生活的态度必须改变,但妇女自己也应负责。我常常听到她们说一些奇怪的事,比如‘我男朋友不要我用安全套’。对此我心想:‘难道没有别的适合这个女人的男人了吗?’”

她认为,抗病毒治疗的普及也使得人们减少了警惕。“人们低估了治疗的副作用,以为是无害的。其实,长期治疗,不得不按时吃药,会产生多种副作用。每个人都应尽力避免感染。”

空余时间,普鲁登斯作为南非传统医生给人治病。她说:“这使我保持脚踏实地。我给她们提供建议,并给她们介绍网络。”但是,她总是引导病人去艾滋病专门诊所进行治疗。同时,她还从事一些新的活动给自己充电。去年,她在维特沃特斯兰德商学院学习了管理。

尽管经历了艰辛经历,普鲁登斯还是觉得自己很幸福。她非常感激全力支持她的家人。她92岁的祖母,很穷,但身体健朗。普鲁登斯没有结婚,但是和能容忍她忙碌生活的伴侣生活在一起。幸福的钥匙?“在于不要太把自己当回事。” 她说,“我可以回过头看我走过的路,嘲笑我自己,因为我并不完美。生活中存在着美。生活永远不会感到无聊。”

琳达•诺德灵是瑞典记者,生活在南非。

普鲁登斯•诺班图•玛贝尔是南非首批承认艾滋病毒血清反应阳性的妇女之一。她是艾滋病毒阳性妇女网络的创办人和主任,也是促进非洲性健康、生殖健康和妇女权利的非洲妇女领导人网络成员。她还为南非艾滋病全国委员会工作,该委员会就艾滋病毒/艾滋病问题向政府提建议。

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