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风险的坦白

在南非,敢于承认艾滋病毒阳性的妇女面临严重风险。1998年12月,南非抗击艾滋病积极人士古古•德拉米尼在承认其艾滋病毒阳性后,在科瓦马术——她的出生地科瓦组鲁省的一个社区——被人殴打,用石块击毙。2000年8月,索维拖的青年教师莫佛•莫特銮之夫先射击了妻子头部,再转向父母,最后自己也饮弹身亡。人们在莫佛身上发现写着“艾滋病毒阳性—艾滋病”。

琳达•诺德灵

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