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2.2012 - UNESCOPRESS

《世界遗产公约》通过40周年

进入第40个年头的《世界遗产公约》是教科文组织迄今为止最为成功的计划项目,也是世界遗产保护最为有力的工具之一。作为一份独一无二地将文化与自然遗产保护结合在一起的文件,《公约》得到了几乎所有国家的一致认可,签署《公约》的国家也达到了188个。自1972年教科文组织大会批准通过《公约》以来,已有遍及世界各地153个国家的共936项遗产,因其所拥有的突出的普遍价值列入了《世界遗产名录》。

        由来

       1960年,在尼罗河上修建的阿斯旺高坝导致水位抬高,危及努比亚遗迹及遗址。教科文组织帮助埃及与苏丹发起了救援阿布辛拜勒神庙及其他努比亚神庙的国际行动,行动的协同力量令国际社会在共同保护遗产并分享保护责任方面受到了鼓舞。法国当时的文化部长安德烈·马尔罗(André Malraux)在这次国际行动中表示,“首个世界文明公开宣称世界艺术是其不可或缺的遗产。”

        阿布辛拜勒的两座神庙搬迁工作耗资8000万美元,而其中有一半是由响应教科文组织国际行动号召的50多个国家出资赞助的。

        教科文组织在整个60年代期间还发动了其他保护遗产的行动,如1966年意大利威尼斯城水灾后的保护行动、保护巴基斯坦青铜时代城市摩亨佐-达罗免受威胁的行动以及保护印度尼西亚婆罗浮屠佛教建筑群的行动。世界遗产公约的起草正是受到这类行动中国际合作力量的启发。  

         发展       

        自从公约得到批准,《世界遗产名录》于1978年收录了第一批遗产之后,公约仍然继续得到发展,可以更加充分地体现大量经过确认、得到保护的遗产遗址的需要。

        文化景观、跨界遗址、针对海洋遗产的专题计划、世界森林遗产、可持续旅游业、土建筑遗址、小岛屿发展中国家等一系列项目都是为了满足这些遗址的特殊需要而产生的。《世界濒危遗产名录》则为受到气候变化、冲突、自然资源非法掠夺以及城市扩张威胁的遗产遗址争取到获得保护的空间。

         成功

        多年来,近一千项独特的并且常常受到生存威胁的遗产得到确认。对这些遗产的保护得到了改善,并且惠及当代及后辈的利益。世界遗产公约取得成功的一些范例有:世界遗产的介入成功地阻止了在伦敦、维也纳、澳门及圣彼得堡等历史城市内进行破坏景观的建设计划;像吴哥窟这类遗址得到了大规模的修复;关于气候变化对遗址产生的影响进行了开创性的研究;可持续旅游业在墨西哥圣卡安这样的保护区内得以展开;海洋保护区管理的全球网络应运而生;占全球森林总面积13%的世界森林遗产的可持续管理也得到了有效的改善。

         未来  

        尽管《世界遗产名录》中收录的来自欠发达国家的遗产数量在不断扩大,而且公约的政策与实行也在不断取得进步,但要想让《名录》成为世界上突出的自然与文化多样性的全面代表,需要做的事情还很多。

        在接下来的一些年当中,公约所面临的最重大的一些挑战都是全球性的,如人口爆炸、财政紧缩、气候变化等。这些现象构成了广泛的环境及社会经济压力,对世界遗产的生存构成威胁。

        遗产保护与当地社区发展愿望之间存在着潜在的冲突,今后几十年中《公约》都将要面临这一重大挑战,但处理好这一问题将有助于进一步加强公约并带来更多的成功。

        正是从解决上诉问题角度出发,公约缔约国决定选择“世界遗产与可持续发展:当地社区的作用”作为周年庆祝的主题。随着世界遗产名录的扩大和日渐成熟,《世界遗产公约》的贡献不再局限于那些列入名录的遗产,它最终惠及的是对我们的星球及资源的长期保护。世界遗产保护的重要性不仅体现在世界遗产公约的目标和行动与可持续发展一致,而且更体现在它对于实现可持续发展的同样至关重要。  




<- Back to: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干事
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