爵士乐与土耳其:无限亲和

 

在伊斯坦布尔举办国际爵士乐节庆祝活动只是书写仍在继续的悠远历史上的最新篇章。

土耳其与爵士乐间的联系是多方面的,具有指导意义的,展现在一些全球性活动之中,而这些活动说明了爵士乐的灵活性和其影响的广泛性。

这种联系还表现在土耳其音乐风格的多样性上,正如不少乐迷和音乐家所感受到的,土耳其音乐与爵士乐具有很强的相似性。土耳其音乐是即兴的、延展的、包容的,这些特性无疑令其拥有与爵士乐展开特别合作的潜能。在最近一次采访中,土耳其一位爵士乐家阐释了这两种音乐可以很好协同作用的原因:“在即兴创作方面,爵士乐家会受到土耳其音乐家的影响,反之亦然。”这位音乐人还例证了爵士乐和传统土耳其音乐的相互影响,他所提到的作品是戴夫·布鲁贝克(Dave Brubeck)的“土耳其蓝调”(Blue Rondo a la Turk)。[1]

土耳其与爵士乐的交流中,最值得纪念的事件可以追溯到1934年,当时穆罕默德·穆尼尔·艾尔特甘(Mehmet Munir Ertegun)被任命为土耳其驻美国大使。他的两个儿子,17岁的内舒伊(Neshui)和11岁的艾哈迈德(Ahmet)很快便融入了华盛顿的爵士乐氛围中。他们经常出入华盛顿最热门的爵士乐演出场所。而且没用多长时间,他们就把在华盛顿的家变成了展现爵士乐凝聚力的场所。因此,土耳其驻美大使官邸成为打破社会传统观念的象征:因为在那里,由来已久的种族观念被打破,黑人和白人可以一同参与即兴表演,而这种发展的趋势是不可预见的。如今,现任土耳其驻美大使同样为其官邸的象征意义感到自豪,尽管一些保守人士曾批评艾尔特甘允许非裔美国人从正门进入这座官邸。内舒伊和艾哈迈德两兄弟后来一直继续着他们的爵士乐道路,并开办了大西洋唱片公司(Atlantic Records),他们培养的艺人给美国音乐界乃至全球音乐界带来了一场革命,这些艺人包括约翰·科尔塔纳(John Coltrane),查理·明格斯(Charlie Mingus),戴夫·布鲁贝克,现代四重奏(Modern Quartet),以及雷·查尔斯(Ray Charles),艾瑞莎·富兰克林(Aretha Franklin),奥蒂斯·雷丁(Otis Redding),所罗门·伯克(Solomon Burke)和本 E.金(Ben E. King)等。

土耳其与爵士乐的第一个交集展现了爵士乐在消除社会,政治和文化分歧领域的作用,现如今,美国和土耳其仍然在不断开发爵士乐的这一重要作用。安卡拉哈斯特普( Hacettepe)大学三年前开设了土耳其首个爵士乐院系。于2010年3月举行的启动仪式特别向艾哈迈德·艾尔特甘表达了敬意,因其在推广、传播和发展爵士乐方面作出的贡献。

在土耳其,音乐家们不断表达着他们对于爵士乐的兴趣,因为这对于发展和扩大土耳其传统音乐的影响力具有重要作用。而且,在艾尔特甘和他的儿子们将爵士乐作为冲破社会阻力的一种方式进行发展之前,爵士乐似乎已经进入了土耳其的音乐领域。

名为“爵士乐在土耳其”[2]的纪录片即将问世。据这部纪录片的导演巴图·阿克约尔(Batu Akyol)介绍,在被看作是“自由的音乐”前,爵士乐是以“西方轻音乐”的概念出现在土耳其的。这种音乐形式在土耳其的出现和改变也创造出了一些不可思议的新形式和新变化。作为研究爵士乐的专家,色达·班巴斯日(Seda Binbasgi)在这部纪录片[3]中解释说:“即使源自美国,但是爵士乐却向所有文化、所有音乐开放……而且,爵士乐不只是一个邀请,它鼓励所有人声明:让我们一起通过爵士乐做一些事。传承民族和传统音乐,共同分享音乐历程。”

在这部纪录片中,土耳其作家、研究学者格克汗·阿古拉(Gokhan Akcura)追述了爵士乐在土耳其共和国成立伊始时的发展历程。根据阿古拉的讲述,爵士乐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后就已经出现在伊斯坦布尔 。非洲裔美国人托马斯(Thomas)在沙皇俄国时期曾在俄罗斯的一家夜总会工作,后来,托马斯来到了土耳其,在塔克西姆(Taxim)的一家赌场里工作,后来他又加入了一个完全由非裔美国人组成的乐队。就这样,爵士乐第一次出现在土耳其,并经过几代人的传承,不断发展到今天。

如今,土耳其的爵士乐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具有生命力。土耳其因其众多的爵士乐庆典活动和音乐会而蜚声国际,其艺术家也在国际音乐舞台上光芒四射。今年在伊斯坦布尔举行的2013年第二届国际爵士乐节特别活动是爵士乐在土耳其发展史上的最新篇章。


[1] www.zamanfrance.fr/article/limprovisation-turque-inspire-le-jazz

[2] 爵士乐在土耳其,巴图·阿克约尔,洛卡(Loyka)公司出品,2011年

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