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护海洋皇冠上的明珠

© Barry Peters (Public Domain)
Coco Islands

      提起“世界遗产”,人们总会想到中国的万里长城,印度的泰姬陵,或是巴西的亚马逊雨林。但是地球表面70%的面积为海洋所覆盖,海洋不仅向人类提供海鲜食品,也孕育着濒临灭绝的海洋哺乳动物,例如地球上最大的生物—蓝鲸。海洋是世界上最大的“碳汇”,汽车和发电厂所排放的二氧化碳近三分之一被海洋吸收。人类呼吸的氧气超过一半是海洋中的微生物制造出来的。

 

      海洋也是地球上一些最为壮丽的景观的家园,如澳大利亚的大堡礁,厄瓜多尔的加拉帕戈斯群岛,以及毛里塔尼亚的阿尔金湾。

© B. Navez (Public Domain)
Coco Islands

© R. J. Shallenberger
Papahanaumokuakea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从2005年开始,联合国教育科学及文化组织(教科文组织)一直在尝试确认杰出的海洋区域并将其列入“世界遗产名录”。根据190个国家签署的1972年《世界遗产公约》,目前已有分布在35个国家和地区的46项海洋景观被列入《世界遗产名录》。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中心及其海洋计划负责保护具有杰出价值的海洋区域,它们的杰出价值体现其所具有的自然美景、具有重要意义的地质过程或特征、具有重要意义的生态过程,尤其是对保育生物多样性具有重要意义的栖息地。这些海洋遗产地被称作“海洋皇冠上的明珠”。

      世界海洋遗产覆盖当前世界海洋保护区近四分之一面积。这些区域管理者的专业知识和经验同样重要。联合起世界海洋遗产网络及其管理者,会对全球范围内的海洋保护工作产生积极的先导性的影响。

      世界海洋遗产覆盖当前世界海洋保护区近四分之一面积。这些区域管理者的专业知识和经验同样重要。联合起世界海洋遗产网络及其管理者,会对全球范围内的海洋保护工作产生积极的先导性的影响。  

      “最最好的”海洋遗产景观应该也是被管理得最好的景观。虽然包括大堡礁,美国帕帕哈瑙莫夸基亚国家海洋保护区,德国和荷兰的瓦登海以及哥伦比亚马尔佩洛动植物群在内的一些景观被认定为优良管理模式的代表,但是在迅速变化的世界中,许多海洋遗产仍然缺少实现有效管理所必须的资金和技术资源。通过管理者网络更好地进行交流并分享彼此经验,已经开始令情况发生变化。成功实践的案例正在得到认可和推广。新的管理方法也正在得到引入,包括基于生态系统的管理模式和海洋空间规划。

© Alan Davis
Galapagos Islands (Ecuador)

© MNCR
St Kilda - Scottish Natural Heritage (United Kingdom & Northern Ireland)

      气候变化、过度捕捞、栖息地丧失、外来物种入侵以及污染等问题对海洋的威胁持续增加,伴随而来的还有这些已知威胁与新的危胁所产生的累计效应,这些令加强及改善世界海洋遗产管理这一优先工作,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显得更加重要。

      在未来十年的把海洋遗产景观列入《世界遗产名录》的工作中,教科文组织世界海洋遗产计划将不断提高对于管理工作中存在的主要挑战和重大差距的认识。此外,海洋遗产计划还将加大在“公海”这一特殊海洋区域的探索力度。公海面积占到世界海洋面积的60%,但是由于世界遗产公约目前并不适用于公海,把公约的标准应用到这些被称作“人类共同的遗产”的区域,需要一些创造性的想法和倡议。

      然而,这些倡议的实施离不开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中心同私营部门间的合作。从2009年开始,瑞士豪华钟表制造商积家(Jaeger-LeCoultre)及《国际先驱论坛报》通过“时间之潮”合作伙伴项目向世界海洋遗产计划提供资金和信息支持。近来,比利时法兰德斯大区政府也向世界海洋遗产计划中一些长期战略举措提供了资金支持。

      得益于这些合作伙伴的支持,在未来十年里,一个涵盖了所有主要海洋生态系统的,代表着最杰出海洋遗产的,以得到优良管理的世界海洋遗产构成的国际网络一定能够得以建立。世界海洋遗产项目在全球范围内的示范潜力是巨大的。不过,这些脆弱而独特的遗产景观所面临的挑战也是巨大的。

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