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拉拉:女童受教育权利的象征

© UNESCO/Paul Highnam

© UNESCO/Paul Highnam

     “支持马拉拉——支持女童受教育的权利”是于1210日联合国人权日在教科文组织巴黎总部举办的一项宣传活动将会发出的一致呼声。由教科文组织及巴基斯坦政府组织的这一活动,将加速确保每位女童上学权利的政治行动,并推动女童教育成为实现全民教育目标的一个紧急优先事项。

       这是对一位惊人勇敢的15岁女孩——马拉拉·优素扎伊致以敬意的一项活动。由于这名女孩在塔利班取缔她的家乡斯瓦特山谷的女童学校后,为保护巴基斯坦女童教育付出了坚定的努力,她遭遇到刺杀企图但从中幸存了下来。上述刺杀行径是对教育及性别平等这两项人权的亵渎。上个月,在一个支持马拉拉的正式活动上,教科文组织总干事伊琳娜·博科娃表示,“无论何时,无论何地,一名年轻女孩被剥夺上学的权利,是对所有女童攻击,是对学习权利的攻击,是对实现完整生活权利的攻击;这是令人无法容忍的。”事实上,剥夺女童和妇女受教育的权利无论在文化、经济或社会上都是站不住脚的。当团结在人权及基本自由的周围时,人类代表着一个单个的社群。

 

     

 

A primary school class of Bagmati, Nepal

© UNESCO/René Edde

     马拉拉的斗争突显了一个令人极度不安的现实:世界上6100万失学儿童中大部分是女童,她们上小学的可能性低于男童。有害的做法如早婚、基于性别的暴力、歧视性的法律等阻碍了她们入学或完成学校教育。教育的不对等从最年轻的人群就已经开始,并且持续到成年时期。妇女占世界7亿7500万文盲的三分之二。尽管她们在高等教育中取得了突破,但妇女仍只占到研究人员的29%

    没有实现性别平等,并且从教育着手,就不会有平等公正的社会。教科文组织致力于促进女童的全面入学并确保她们可以留校学习,能够从小学进入中学直至高等教育。教育加速政治、经济及社会转型,赋予女童按照自己的理想塑造世界的工具。教育还对儿童及孕产妇健康、生育率及减贫起到积极的影响。教育是一个生命的增强器。比如,接受小学以后教育的女性比起不识字的女性,在获取艾滋病及艾滋病毒的预防知识方面,其能力增加5倍。

     

点击放大图片

      在她有名的反映塔利班统治下生活的博客中,马拉拉对学校、特别是女童学校遭到损毁写道:“又有5所学校被摧毁,其中一所就靠近我家。我非常惊讶,因为这些学校已经关闭了,为什么他们还要摧毁这些学校?”据教科文组织2011年《全民教育全球监测报告》显示,今日的学校和儿童也位于武装冲突的最前沿,教室、老师与学生也被视作合理的攻击对象。如一份联合国报告所指出的,其结果是“儿童越来越害怕上学;老师越来越害怕授课;父母越来越害怕把孩子送去上学。”在向马拉拉的勇气致敬的同时,博科娃总干事提醒要对全球的形势具有清醒地认识:“今年4月,反对女童教育的狂热分子向阿富汗塔卡尔省100多名中学生投毒。在马里,年轻女童被迫结婚,或被征入伍,无法去上学并过上有尊严的生活。马拉拉是所有这些年轻女童的象征。”

 

© UNESCO/Landry Rukingamubiri

    在获悉马拉拉遇刺并且另两名女孩同时受伤的消息时,教科文组织对此发表了正式的谴责。总干事说,“绝不可以让枪弹抹杀教育的权利或言论自由的权利……挺身而出与其做斗争是我们每一个人的责任。”在教科文组织执行局第190届大会闭幕会议上,所有59个成员国对此做出响应,他们在静默中共同举起马拉拉的照片。 

 

     在伊斯兰堡举行的《2012全民教育全球监测报告》的发布会也献给了马拉拉,以强调女童教育对实现巴基斯坦的发展目标必不可少。

 

    “我的目标是服务于人类,”在一次采访中,马拉拉这样表示,言语中显示的成熟超过了她的年龄。像今天许多年轻人一样,马拉拉正在帮助改变世界。马拉拉富有激情的倡导展示了人权的理想推动历史的力量。教科文组织在1210日举行的活动将会从她的榜样中汲取力量。在实现性别平等及全民教育的征途上,没有什么障碍是不可移除的。我们都是马拉拉。

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