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稿

教科文组织新指定11个生物圈保护区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人与生物圈(MAB)计划今天在 9个国家增设了11个保护区,包括乍得、格鲁吉亚、赞比亚3国各自的首个保护区。西班牙的2个原有生物圈保护区的面积得到扩展。加上这些新指定区域之后,世界生物圈保护区网络成员增至738个,分布在134个国家/地区。
Burabay Biosphere Reserve, Kazakhstan
51年来,教科文组织通过其‘人与生物圈’计划,力求协调人类活动与生物多样性的保护和可持续利用。我很高兴今年又有3个会员国加入这个强大而有效的网络。这些新成员的加入使得教科文组织生物圈保护区网络在全世界的保护区域面积达到130万平方公里。
阿祖莱,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干事

这些新指定保护区由教科文组织人与生物圈计划的管理机构——国际协调理事会——决定。理事会成员为教科文组织会员国选举的34个代表国家,第34届理事会议于6月13-17日在教科文组织总部举行。

教科文组织是联合国科学机构,生物圈保护区是其使命的一大支柱。它们是教科文组织相关研究和提高公众认知工作的重心之一,这些工作旨在促进创新性可持续发展实践,以及支持社区和会员国理解、重视和保护生活环境。

11个新指定生物圈保护区:

阳光海岸生物圈保护区(澳大利亚)

该保护区位于昆士兰东南部,临近布里斯班,拥有风景如画的海岸线、沙丘、海滩、广阔的水道和湿地,以及腹地的一系列山脉。保护区中生活着2个原住民族群——卡比卡比(Kabi Kabi)和基尼巴拉(Jinibara)。在其2585平方公里的陆地和海域中,阳光海岸生物圈保护区拥有极为珍贵的自然环境和丰富的生物多样性,支持着传统和新兴经济活动,包括发达的食品生产加工、农业综合企业和旅游业。该地区每年接待约800万游客。

顿巴雷生物圈保护区(喀麦隆)

顿巴雷(Doumba-Rey)是这个中西非国家的第四个生物圈保护区,以百余种已识别的鸟类和异常多样的植物群而闻名。它位于稀树草原和森林之间的过渡区,在碳封存中发挥着重要作用,并拥有包括大象在内的标志性物种。区内有约60个村庄,居民主要是巴雅人(Gbaya)、姆布姆人(Mboum)、姆贝雷人(Mbéré)等狩猎部落。此外,富拉尼人(Fulani)及游牧部族也在该地区从事定居或流动畜牧。2014年,该地区容留了逾万名逃离冲突的难民。

塞纳欧拉生物圈保护区(乍得)

塞纳欧拉(Sena Oura)生物圈保护区靠近喀麦隆边境,是乍得第一个生物圈保护区。它占地17.352万公顷,是苏丹大草原在乍得仅剩的未受破坏部分,是大象、大羚羊和长颈鹿的栖息地。凭借广阔的沃土和有利的农业气候条件,传统农业(尤其是畜牧业)成为近九成居民的生计来源。林业在当地经济中也发挥着重要作用,带来蜂蜜、乳木果油等受欢迎的产品。

代多普利斯茨卡罗生物圈保护区(格鲁吉亚)

作为格鲁吉亚最早的两个生物圈保护区之一,代多普利斯茨卡罗(Dedoplistskaro)的核心是靠近阿塞拜疆边境的塔赫蒂-特法(Takhti-Tepha)泥火山周围偏远、辽阔且人烟稀少的地区。这里是生物多样性热点区,生活着52种哺乳动物、90种鸟类和30种爬行动物,包括标志性物种豹和黑尾瞪羚。其草原和半沙漠环境传统上支持放牧,当地政府计划利用可持续农业技术和生态旅游创造新的机会。

阿拉扎尼三河生物圈保护区(格鲁吉亚)

该生物圈保护区包括阿拉扎尼河及其两条支流的集水区,其间高山、洪泛森林、高山草甸星罗棋布。这里的标志性物种有黑熊、灰狼、猞猁,以及红色名录植物红豆杉森林遗迹。人口较为密集的南部区域拥有众多历史遗迹和考古遗址,它们中有许多被视为圣地,在当地宗教生活中有着重要意义。农业仍是该地区的主要经济活动,当地民众开发出适应山区耕作的独特的sopel-bosloba方式。保护区希望支持和振兴包括当地土什提羊养殖在内的转群畜牧业,并促进当地酿酒业相关观光旅游。

布拉拜生物圈保护区(哈萨克斯坦)

布拉拜(Burabay)位于哈萨克中部高地的海拔最高处,以众多湖泊闻名:14个大湖的总水域面积超过100平方公里。它是欧亚生态过渡带森林草原生物多样性的典型代表。除了农业和采矿业,缘于邻近本国及俄罗斯人口稠密地区的地理优势,良好的空气质量和铁路陆路交通,该地区自休钦斯克-博罗沃厄(Shchuchinsk-Borovoye)度假区于2005年建立以来一直是旅游热点。

马卡科尔生物圈保护区(哈萨克斯坦)

马卡科尔(Markakol)靠近中国边境,覆盖了西阿尔泰南部最原生的生态系统。区里有着欧亚大陆温带草原生态区独特的山腰针叶林和高山景观,是多种特有物种的家园,包括鲜见且濒临灭绝的雪豹和石貂。生物圈保护区里的2千居民中的多数以畜牧业和旅游业营生,这里的旅游业逐渐萎缩。

库苏古尔湖生物圈保护区(蒙古)

在蒙古国,库苏古尔湖周围有着独特的生物多样性。这片广袤的土地人迹罕至,生长着丰富、芬芳、鲜艳的野生植物。多样的生态系统使其成为各种独特物种的家园,其中包括一些稀有濒危物种,如雪豹、羱羊、原麝、驼鹿、驯鹿、马鹿、棕熊。7千当地居民主要从事畜牧业、旅游业和自然资源利用,他们和周边居民在秋季会收获这里的坚果和水果。

欧韦里德熔岩区生物圈保护区(沙特阿拉伯)

欧韦里德熔岩区(Harrat Uwayrid)是沙特阿拉伯的第二个生物圈保护区,地处该国西部,是多个全球极度濒危物种的家园,如阿拉伯豹、阿拉伯瞪羚,以及数种特有植物。5万村民生活在缓冲区和过渡区,他们的收入极度依赖农牧业,包括耕种和饲养骆驼、绵羊、山羊。

卡福埃平原生物圈保护区(赞比亚)

卡福埃平原(Kafue Flats)生物圈保护区占地超过260万公顷,横跨多个具有考古和历史意义的地区,以及一处重要湿地和一个重点鸟区。这里生活着4百多种鸟类和多种哺乳动物,如斑马、水牛、河马和特有物种卡福埃驴羚。当地主要族群伊拉/巴隆堆人 (Ila/Balundwe)是从事渔业和农业活动的游牧民。该地区拥有赞比亚最大的牲畜群,旱季期间的洪泛区放牧有多达4千头牛。而到雨季,多数居民会从卡富埃平原撤退到生物圈保护区边缘和之外的定居村庄。洪水在每年的7月至11月退去,传统的库维拉(kuwila)畜牧生产方法跟随这一节奏在这片土地上运转。

奇马尼马尼生物圈保护区(津巴布韦)

奇马尼马尼(Chimanimani)是津巴布韦的第二个生物圈保护区,由山地、森林、草原和灌木以及淡水生态系统组成。该景观延伸至莫桑比克境内,成为拟议跨境生物圈保护区的一部分,并可能进一步扩展至作为全球生物多样性热点的东非山地生态系统。保护区包含6个有着丰富特有植物的关键生物多样性区域,以及88个考古遗址。其15.4万居民主要来自恩道(Ndau)文化,多数人使用一种濒临灭绝的语言。当地人通过旅游业和非木材森林产品(如蜂蜜和牲畜养殖)从自然资源中受益。

2个生物圈保护区扩界:

耶罗岛生物圈保护区(西班牙)

该保护区位于加那利群岛中的耶罗岛上,有近1.1万居民,此次扩界增加了其海域范围,总面积增至58598.60公顷。该岛屿属于马卡罗尼西亚生物地理区域。因为采用水力-风力混合发电系统,它依靠可再生能源于2014年实现了能源自给。

林孔山脉生物圈保护区(西班牙)

林孔山脉(Sierra del Rincón)生物圈保护区的过渡区面积扩大2.5%,达到16091.7公顷。保护区此前覆盖5个市镇,此次扩界将在历史和生态上与原区域密切相关的马达尔科斯(Madarcos)完全纳入其中,有利于保护该地区丰富的生物多样性(尤其是丰富的鸟类物种)和相关文化遗产,并强化该地区的社会经济发展举措,特别是可持续旅游。

关于生物圈保护区: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于1971年启动人与生物圈计划,该政府间科学计划引领了可持续发展理念。其国际协调理事会每年会指定数个新增生物圈保护区。

媒体联系人

媒体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