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停课扰乱全球儿童生活,我们如何助其继续学习?

教科文组织总干事奥德蕾·阿祖莱和联合国难民署特使安吉丽娜•朱莉的署名评论

《时代周刊》2020年3月26日刊发

新冠肺炎大流行带来的一系列创伤使我们每个人都重新思考人类的意义。减缓这种疾病的传播需要作出巨大的牺牲。

医务工作者和其他一线人员正冒着巨大的风险保护我们所有人的安全。学校停课也是一项重大的牺牲:165国已经实行全国性停课,导致全世界87%的学生——超过15亿年轻人——无法上学。

人类的本性往往如此:我们一旦被剥夺了某种东西,便认识到其价值。教育不仅仅是课堂学习。对于数以百万计的儿童和青少年来说,学校既是改变命运的机会,也是他们的保护伞。教室可以保护学生免受暴力、剥削和其他苦难的伤害,或者至少减缓这些伤害。在美国,大约有2200万儿童依赖学校提供的热食,否则就要挨饿。在落后国家,学校停课可能造成毁灭性的后果,并彻底破坏儿童的未来。

学校停课超过数周时,早婚、被招募进民兵的儿童、对女童和年轻妇女的性剥削、少女怀孕和童工都会增加。反之亦然:教育不仅显著改善个人的生活前景,而且促进整个社会的稳定和繁荣。

不平等只会与日俱增,全球难民人口是最有力的证据。全球五分之一的难民已经流离失所20年以上,这超过了一个儿童受教育的总年数。

如果得不到紧急的实际援助,世界各地因新冠病毒而停课的一些儿童可能再也无法踏进教室一步。 我们必须认识到这一挑战的规模,并设法确保全世界的青年能够继续接受教育。

今天,教科文组织发起了新冠肺炎全球教育联盟,以加快寻找切实可行的解决方案。我们敦促国际组织、公民社会组织和负责任的私营企业参与进来。

联盟的目标是确定和分享最佳创新方法,使儿童在新冠肺炎大流行期间继续学习,并为危机过去后建立更加包容和公平的教育模式奠定基础。

学校停课的主要对策是远程和线上学习。对许多学生来说,学校教育突然进入了家庭,而学生的父母、兄弟姐妹、看护人、家人和好友则不得不扮演起教师的角色,与真正的教师一起承担教学任务。许多居家办公的父母面临着既要工作和又要担任全职教师的困境。许多人认为教师的付出是理所应当的,甚至经常批评教师,而这些经历提醒着我们教师的日常工作的价值。

然而,年轻人享有的远程学习机会并不平等。许多家庭——特别是落后国家的家庭——缺乏能力、设备和财力,无法开展大规模远程学习。许多现有课程并不适用于远程教学。在各国内部和国家之间,学生家长能够用于帮助学生在家学习的时间和资源也存在巨大差异。这些挑战十分严峻。

新冠肺炎全球教育联盟将想方设法汇集资源和专业知识,并为有需要的人提供免费技术解决方案和数字工具。我们必须加快分享经验,帮助最弱势群体,无论他们是否能够上网。可行的措施既包括国家云平台这样复杂的解决方案,也包括电台节目和能够离线使用的移动应用程等简单的工具。我们应该因地制宜,将科技与社区动员相结合。

弱势儿童必须得到优先考虑,包括女童、贫困儿童、残疾儿童和流离失所儿童。他们是最有可能失去学习机会的孩子,也是健康、营养和学业最容易受损的孩子。当学校复课时,他们很可能无法回到学校。我们也应该保护教育免受未来财政紧缩的影响。

面对学校停课,一些创新性的对策已经出现。秘鲁正在通过电视和电台播放翻译成10种土著语言的教学材料,以帮助学生适应隔离生活。在塞内加尔,国民教育部发起了“在家学习”倡议。在过去几年中,为帮助流离失所者获得资历承认,教科文组织难民和弱势移民资历护照等项目相继实施。这些是我们可以借鉴的许多创新措施中的一些。

但是,我们不应该仅仅采取恢复生活秩序和拯救生命的短期措施。新冠肺炎危机为包括联合国在内的整个国际社会敲响了警钟。在这场大流行病之前,全世界就已经有2.58亿儿童和青少年失学。我们已经错过了太多的机会。在这一决定性的时刻,让我们重新思考教育的未来以及通过普及优质教育可以实现的转变。

今天,我们必须面对“停课不停学”这一空前的挑战,但是我们也面临着一个重新设想未来教育的机会。我们必须抓住这个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