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支援贝鲁特”一周年:一个城市重新崛起的希望

回顾

2020年8月4日至2021年8月4日——1年前,贝鲁特港口区发生了2次大规模爆炸,造成惨重伤亡:200多人死亡,6000多人受伤,30万个家庭流离失所。贝鲁特的社区遭摧毁,方圆数里受到破坏。被焚毁的汽车,散落着玻璃的街道,变成了废墟的房屋和商店,这样悲壮的景象将永远镌刻在这座城市的史册之上,并被饱受创伤的黎巴嫩人民铭记心间。

尽管如此,人们坚韧不拔的精神和生存的本能迅速占据了主导地位。年轻人带着清扫城市的扫把赶赴贝鲁特进行援助。国际社会也对黎巴嫩人民表示声援。2020年8月27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干事奥德蕾·阿祖莱访问贝鲁特,发起“支援贝鲁特”倡议。该倡议旨在动员国际社会支持该市教育和文化部门的重建。阿祖莱女士在其标志着漫长重建之路起点的讲话中说:“贝鲁特,这个世界性城市、饱含记忆的城市、充满创造力的城市,在几秒钟内伤筋动骨,几乎毁于一旦。”

教育

8.5万名黎巴嫩学生受到影响,220多所学校以及20所职业培训中心和32所大学在爆炸中遭到破坏或被摧毁。爆炸发生后,教科文组织受黎巴嫩教育和高等教育部委托,负责领导和协调当地学校的重建工作。在这项工作中,教科文组织支持教育系统,确保学习的连续性,特别是在正式学年即将开始的关头。重建学校是使人们能够获得中小学教育的基本条件之一,也是将人道主义援助转变为可持续发展道路的一部分。

在“教育刻不容缓”(Education Cannot Wait)全球基金会的支持下,教科文组织正在修复在两次爆炸中受损的132所私立学校中的20所。16所学校已经完成了修复工作,4所仍在进行中。教科文组织还在评估这些私立学校的其他需求,例如更换被毁坏的教学材料。“贝鲁特慈善之花”学校的校长乔伊里说:“两次爆炸在多个层面上影响了学校。”

从物质层面来看,一切都被摧毁了。没有门窗,没有书桌,也没有电脑。更不幸的是,在200名遇难者中,我们失去了一位父亲和一名学生。此外,许多学生就住在附近,他们的教材和教学设备已无法使用。我们也无法立即复课。尽管发生了这样的悲剧,但从第一天起,教科文组织的官员就在我被摧毁的办公室里陪着我。如果没有教科文组织,我们就不可能重建慈善之花。
苏哈·乔伊里(Souha Choueiri,贝鲁特慈善之花学校校长)

得益于“教育至上”(Education Above All)全球基金会的慷慨捐助,并在卡塔尔发展和教育刻不容缓基金的支持下,教科文组织正在修复75所公立学校(其中5所严重受损),该工作的展开正值严重的经济和金融危机,公共教育部门尤为紧要的关头。在这一伙伴关系的框架内,20个职业培训中心也正在修复中。2021年6月10日,教科文组织同样在这一伙伴关系的支持下在其贝鲁特办事处启动了3所著名大学(黎巴嫩大学、贝鲁特美国大学和贝鲁特圣约瑟夫大学)的32座建筑修复项目。

你们为拯救黎巴嫩遗产所做的出色工作不仅是对该国历史的致敬,也为其带来了亟需的希望,并提醒了我们将遗产恢复并继续传承下去是有可能的。在贝鲁特港口发生悲惨的爆炸事件后,教科文组织迅速采取了行动,在贝鲁特不同地区进行快速评估并启动救援工作。如今,这项工作的成果越来越明显。
法德洛·库利博士(Dr Fadlo Khuri,贝鲁特美国大学校长)

教科文组织正与黎巴嫩青年图书委员会(LBBY)合作,在贝鲁特的7所学校图书馆开展修复工作,培训图书管理员和教师,并收集书籍。1800名3-11岁的儿童将很快从这些新图书馆中受益。

遗产

拥有数千年历史的贝鲁特是地中海沿岸的一座文化灯塔。它的历史街区见证了昔日丰富多彩的文明,现代贝鲁特的街道上还留有这些文明的印记。这两起港口爆炸事件损坏了大约640座遗产建筑,其中60座严重受损。

于是,教科文组织承担起了记录贝鲁特文化和建筑遗产被毁情况的任务,报告内容极其详尽。在教科文组织遗产紧急基金的资助下,该项目于2020年9月启动,由法国初创企业ICONEM与黎巴嫩文物局密切合作开展。通过10万多张图像,它将创建一个黎巴嫩首都的地理参考三维模型,这对城市的重建至关重要。该文献项目还为参与这项复杂工作的黎巴嫩文物局的年轻考古学家提供了一个培训机会。

黎巴嫩文物局主任库里(Sarkis Khoury)说:“我尽量不去想那次大规模的破坏,不去想我们正在经历的一切,否则我会崩溃的。爆炸当天,就好像一颗真正的核弹在市中心引爆。我们20年来一直努力保护的所有建筑都消失了!回首过去一年,我们所取得的成就是非凡的,每一分钱、每一点帮助都能为未来带来价值。”年轻的建筑师兼修复师卡拉斯(Joe Kallas)也发出了同样的呼吁,他提醒我们,修复工作将是缓慢的,并依赖于资金。“从某种程度上说,该地区是贝鲁特最后一个未被触及、秉承传统的堡垒。如果我们不想让城市变成废墟,每个黎巴嫩人都必须以自己的方式帮助重建贝鲁特的房屋。为了他/她的城市、及其历史和文化遗产,也就是现在仅存的一切。”

在勒梅尔(Rmeil)、梅达瓦(Medawar)和塞菲(Saifi)区,教科文组织甄别出面临倒塌风险的重点历史建筑。教科文组织紧急遗产基金随后资助了2座建筑的加固工作,其中包括著名的艺术之家,布斯塔尼别墅(Villa Boustani)。在德国的财政支持下,教科文组织成功加固了12栋遗产建筑。2021年6月29日,德国驻贝鲁特大使金德尔(Andreas Kindl)与教科文组织一同访问了该市,以评估进展情况,重申德国对“支援贝鲁特”倡议的支持,并聆听当地居民的心声。布斯塔尼(Hala Boustani)说,“我的房子对我来说意味着一切,我宁愿死去,”他是两次爆炸中的一位80多岁的幸存者,他的家在这些建筑之中。

今天,我的愿望是回家,我只要最基本的生活必需品。几件家具就够了……
哈拉·布斯塔尼(Hala Boustani,在两次爆炸中幸存的八旬老人)

2021年5月16日是该城市重建的又一个里程碑。当天,意大利政府和教科文组织签署了100万欧元的资助协议,以支持苏尔索克博物馆(Sursock Museum)的修复和重新开放。该博物馆位于阿什拉斐叶(Ashrafieh)区,是贝鲁特为数不多的以威尼斯和奥斯曼风格展现18和19世纪黎巴嫩庄园建筑的古建之一。意大利的资金将在一年多的时间内用于修复博物馆,并为其未来的重新开放做出贡献。这笔资金将使博物馆的遗产和藏品得以保存并向公众开放,以便它们能够在贝鲁特的市容环境和充满活力的历史街区中发挥重要的教育作用。博物馆馆长阿里达说:“苏尔索克博物馆是一个文化机构,在一个公共空间严重匮乏的城市里,它充当了人们交流和会面的公共空间。”

来自意大利的合作和教科文组织对博物馆重建的支持是无价的。它将使贝鲁特及其市民重获一个已成为许多文化部门和更广泛的当地社区的第二个家的空间,一个旨在促进开放和支持知识创造的空间。
泽娜·阿里达(Zeina Arida,苏尔索克博物馆馆长)

这座城市的遗产远不止它丰富的历史和众多的遗址、古迹和文化场所。作为文学创作和传播的主要中心,贝鲁特举办了法语书展,并于2019年入选教科文组织文学之都。教科文组织创意城市网络的成员共同合作,相互支持,尤其是在困难时期。自“支援贝鲁特”倡议启动以来,世界各地的创意城市,包括布宜诺斯艾利斯(阿根廷)、昂古莱姆(法国)、蒙特利尔(加拿大)、沙迦(阿联酋)、利里亚(西班牙)、昂吉安莱班(法国)和扎赫勒(黎巴嫩),都为贝鲁特设立了团结及支援计划。

黎巴嫩常驻教科文组织代表巴西里(Sahar Baassiri)大使感谢本组织在贝鲁特重建工作中发挥的领导作用,并感谢创意城市网络通过国际团结与合作提供的支持。她宣布:“我们将与大家一道,重振首都贝鲁特的文化活力和创造力。”

与青年合作

在一个已经遭受社会和经济危机以及疫情破坏性影响的国家,发生在港口的两起大型爆炸事故有可能彻底摧毁其文化和艺术部门。在电影院、画廊、剧院、博物馆、学术机构、录音棚和文化空间,巨大的破坏使贝鲁特的文化生活陷入停滞。有才华的年轻一代黎巴嫩艺术家只剩下一个希望,那就是离开。2020年初,教科文组织构思了一个独特的项目来恢复该城市的文化生活,即共振节(TERDAD)。该项目计划于2021年7月2日至4日在贝鲁特市中心4个遭到破坏的标志性空间(其中包括苏尔索克博物馆)开展为期3天的公共文化活动。在教科文组织紧急遗产基金、冰岛和科威特政府的支持下,该活动提供了一个由5个不同艺术门类的当地文化协会共同制作的独特节目。这一举措标志着该城市创意性活动的恢复,这对于重拾生活常态和意义有着重要作用。邹卡(Zoukak)剧院的创始人阿扎尔(Omar Abi Azar)说:“15年来,我们从未停止过活动,直到2020年8月4日,我们的场地、项目和梦想一同破灭了。只有在黎巴嫩才能找到的文化多样性受到了冲击。教科文组织的倡议是我们作为文化机构共同努力的框架。共振节是一次灾后评估,看看我们还剩下什么。”

在开展提高认知和加大宣传的活动的同时(包括教科文组织举办的“坚韧艺术”黎巴嫩线上漫谈),教科文组织还与法国电视公司合作,于2020年10月1日举办了一场支持和声援黎巴嫩的大型音乐会——“团结一致支持黎巴嫩”(Unis Pour Le Liban)。它向1110万观众介绍了“支援黎巴嫩”倡议,并筹集了7550万欧元。此外,贝鲁特美术馆的17件在爆炸中受损的黎巴嫩艺术品目前正在修复中。

2021年5月,作为教科文组织加强媒体专业人员能力建设、打击虚假信息、确保获取信息和保障言论自由的任务的一部分,教科文组织在贝鲁特推出了一个广播节目。在“支援贝鲁特”的框架内,通过黎巴嫩之声100.5电台播出的“新声音” (Sawt Jdid)是由6名黎巴嫩青年制作和呈现的,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愿望:不断探讨贝鲁特这座城市,讲述它的故事,治愈它的创伤,并陪伴其居民走过仍然漫长的复苏之路。

 

该项目得到了以下合作伙伴和会员国的慷慨支持:德国、冰岛、意大利、科威特、教育至上全球基金、教育刻不容缓全球基金、卡塔尔发展基金和教科文组织遗产紧急基金。